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锦乡里 第098章 我不知道该相信谁

作者:青铜穗字数:2135更新时间:2020-09-04 17:40:27
随机推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夜夜春宵-快穿之养老攻略-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豪门战神江宁-烂柯棋缘-仙子请自重-绝世名医-神医毒妃-神秘复苏-

由此可见她的出色并非偶然,而是她自立自强的结果。陆瞻心底的内疚,进而变成了打心底而生的尊重。

他或许,是真的从没了解过她。

想到这里他忽然又记起宋湘还有个二叔,遂问道:“你二叔差事妥当了吗?”

“妥当了,昨日就已经去张家湾上任了。”

“张家湾?”陆瞻略默,“他去了东路厅?”

“是啊。去那里任经历了。”

朝门外张望了半日的重华听到这里也凑过来:“杨鑫去通州查的那个案子,被告的同知正是东路厅的同知。通州也正是东路厅辖内。”

陆瞻知道已经想到了一处,不由自主往外看去。胡俨与宋湘还在那儿不知聊什么。

宋珉的事转交给皇帝后他只是关注到宋珉接到委任令为止,并没有关心他具体去了顺天府哪个衙司,想了下他便正经跟宋濂道:“濂哥儿,我有点重要的事想跟你姐姐谈谈,胡公子甚少来乡间,你能带着他四处转转吗?”

宋濂没说二话:“这就去!”

陆瞻等他走了,使了个眼色给重华。重华就也到了门外:“宋姑娘,我们世子想跟姑娘谈谈令叔。”

宋濂适时赶到:“胡公子,您想上我们村里去转转吗?我们村很大。平时经常有人到我们这儿来消遣呢。”

胡俨明白该回避,欣然应允,去了田间。

宋湘看了眼院子里,走了进来。

“世子寻我有何要事?”

“我方才听重华说令叔去了张家湾,我正好有件案子,想他或许帮得上忙。”

宋湘听他果有事情,神色也缓下来:“确是去了张家湾,你有何事?”

陆瞻便把蒋家那案子说,然后道:“我怀疑搞不好蒋旺那遗嘱是确有其事,他正好在东路厅衙司,想让他帮忙探听些内幕,你觉得合不合适?”

宋湘坐下来:“既然你有疑问,那去找他没有什么不合适。只不过你为什么要私下查这个?”

陆瞻觉得也没有什么不能跟她说的,就道:“皇上如今已经让我在大理寺观政。我原想着好好当差,谁知我母妃却私下让卢崇方不许我出头冒进。

“但你知道,形势是不允许我再被动下去的,我想把握住这个机会,让皇上重用我。”

宋湘因为打定主意跟他分道扬镳,故而他的近况她并不知道。

但终究他们有共同的仇人,这些信息对她而言都是有用的。她略疑惑:“皇上为什么忽然让你观政?”

“说起来有些复杂。”陆瞻抿唇。涉及到自己父母关系之间的微妙,按理他不应该轻易诉之于口,但他还是说道:“成因有三个方面。

“首先我替皇上办好了兴平这件事,没像前世一样敷衍,其二是母妃跟皇上提过。

“本来我以为就这样了,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父亲因为我受伤之故,也请于尚书请奏过皇上,让我有个正经事做。也就是这样,我才进了大理寺。”

宋湘听到这里,才恍觉之前由于纠结着前世那些事,竟完全忽略了他这边的进展。

晋王妃有多么紧张他,她是知道的,前世晋王因为他受伤的事,也曾去皇帝面前哭诉过让他别再干这些危险的事情,她也听说过。

但她却不太明白兴平这件事除了盗信,还有什么?她想起来唐震说过皇帝见过他,便问:“皇上为什么见唐震?”

陆瞻微顿。“据侍卫说,只是说了些家常,不过皇上很关注洛阳。”

骆家的秘密宋湘已经知道,但皇帝找唐震究竟真是老人家唠唠家常,还是另有目的,眼下还不好说。

她想了下:“我去写封信,你回头带过去找他便是。”

陆瞻望着她:“多谢你。”

宋湘没吭声,起身进西面屋子去了。

陆瞻顿了顿,也随她进去。

环顾一圈,只见四面虽然朴素,却干干净净,看着十分舒服。屋里有书桌,凳子,书架,以及针线篮子,却没有床,看得出来是她平日闲坐之处。

他不由想起潭州那会儿的住处,也是跟这儿一样干净,虽然简陋,去收拾得十分舒服。

“这里不适合你。出去吧。”宋湘边说边踮脚去取搁在柜顶的纸。一条长臂却越过她轻松拿了下来。

咫尺前她的脸便是一张最完美的画卷,陆瞻目光微沉,别开头来。“给你。”

宋湘接在手里,回到书案后,往砚池里倒点水,提笔沾着残墨,稳稳当当书写起来。

认真执笔的她眉尖微蹙,一心一意斟酌词句,这使她所有动作如行云流水。陆瞻看着她,只觉她前世的影子在淡去,一个陌生但又让他移不开目光的她又已经在他眼里心里清晰起来。

“好了。”

恍惚间,她把信递过来。

陆瞻接信看完,接过她随后递过来的信封装上,又问道:“你跟胡家后来是不是又有过什么接触?”

宋湘淡淡嗯了一声,并没有打算细讲。

陆瞻顿了下,又道:“付瑛那天来找过我,还特地刻了枚章子送给我。”

这倒让宋湘有些意外。

“你觉得他这个人怎样?”陆瞻问。

宋湘略默:“有才,也有些恃才傲物,也会审时度势,是非观还是有的,你可以试着结交一下。”

陆瞻心下熨贴,不是因为她的评价,而是因为她居然一听就知道他想问什么。想到这儿他又道:“那萧家呢?你对萧臻山什么看法?”

“这是你的事,何必问我?”

“……你就当作是我的谋士,给我一点参考。除了你,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找谁说这些才合适。我不知道该相信谁。”

宋湘沉默。

见他还定定等着,她便沉气道:“我没有什么可供你参考的。萧家这边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争取到手。不过,我想长公主如此操心萧家未来,或许有别的隐情。”

陆瞻略顿:“这话怎么说?她难道不是一心为了夫家地位着想么?”

“这自然也是正理,不过我曾经亲耳听到长公主私下提到威远侯时神情不对,我猜想他们之间可能有什么梁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