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我的相思满枝头 第42章 谢谢你

作者:省省字数:2351更新时间:2020-09-04 17:40:46
随机推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快穿之养老攻略-夜夜春宵-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豪门战神江宁-烂柯棋缘-仙子请自重-绝世名医-神医毒妃-神秘复苏-

台下一片寂静,宁子夏心里微微发怵,努力回忆着自己刚刚有那句话说的不对。

“好!”人群中不知谁高呼一声,宁子夏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然后接连着不少人纷纷出来表态。

宁子夏暗暗给自己打气,“能够被顾北廷爱上的女人,也一定能同他并肩而立。”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宁子夏几乎是不眠不休。

从审核报表到深入一线查看施工流程,宁子夏都是亲力亲为。

除此之外,她让助理安排时间进行各种商务谈判与私人会谈,挽回了顾氏不少合作伙伴。

业内人事都惊叹于一个女人竟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在顾氏生死存亡的时刻不惧流言迎难而上。

原来对宁子夏嗤之以鼻的人现在纷纷改观,与宁子夏交流时的语气也大为不同。

宁子夏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又有了新的方向。

不管工作多累,她总是保持着昂扬的状态。

唯一遗憾的是,顾北廷没能陪着她见证这一切。

顾北廷,一想到他,宁子夏的心里顿时柔软起来。

如果顾北廷能早点出来,他们是不是就能离幸福更近了。

宁子夏一直在想办法解救顾北廷。

她拜托多方好友,好话说尽,却一直收效甚微。

为已经下了判决书的顾北廷减刑,这件事有多难,宁子夏心里很清楚。

每每看见友人为了顾北廷的事摇头,宁子夏心里总是沉甸甸的。

“宁总。”林助理脸色严肃地推门而入。

宁子夏正埋首于一堆文件之中。

“嗯?”她头也不抬,在纸上急速地书写。

“李局长愿意帮咱们的忙。”林助理停顿了一下。

“这是好事。”宁子夏惊喜地抬起头,笔悬在半空。

“怎么了?”宁子夏看着林助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急切地问道。

林助理低了头,“可是顾总自己不愿意出来,他拒绝任何减刑的机会。”

宁子夏愣住了,顾北廷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拖了不少好友,花了不少打点费才让李局长松了口,顾北廷却说自己不愿意出来。

这男人居然顽固如此。

监狱访问室内,宁子夏盯着顾北廷,他清瘦了不少,但仍然气质不凡。

他耳后的头发修剪得干净整齐,对着光,宁子夏似乎看见了两根白发。

宁子夏深深吸了一口气,今天是顾北廷的生日。

她眼眶发酸。

“你……为什么拒绝减刑?”宁子夏问。

顾北廷目光缱绻地望着她,一直看着,眼神比宇宙还深邃。

他淡淡一笑,“宁子夏,我害你坐了2年5个月的牢,如今双倍奉还,4年10个月,一天都不差,我一定会等时间满了再出去。”

“你这是何苦。我拖了不少关系想……”

没等宁子夏说完,顾北廷就抢了话,“这样我才会心安,就让我把以前欠下的债还完吧。”

宁子夏此刻心里才咆哮,顾北廷,其实我只要你出来就好,一个人很孤独。

可她了解顾北廷的个性,这个男人说一不二。

宁子夏目光盈盈,“北廷,我原谅你了,你出来吧,咱们谁也不欠谁的了。”

顾北廷掩面,宁子夏看见有晶莹的液体从他指缝间流出。

宁子夏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伤,也低声抽泣起来。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顾北廷。

宁子夏呜咽着说,“那我也进来,这很容易。”

顾北廷突然被宁子夏逗笑了,他宠溺地摸了摸宁子夏的头,眼眸又柔和了几分,“不许乱来,乖乖等我出去。”

他在宁子夏的额头上深深印上一个吻,随后又补充道,“只有满刑释放,才能赎罪。”

顾北廷习惯了什么事情都是按自己他的节奏,此刻的他更是异常固执。

宁子夏缓缓靠向他,修长的手指抚摸过顾北廷的眉毛、眼睛、嘴唇。

她轻轻描画着顾北廷的模样,柔声说,“好,再见。”

顾北廷心里掠过一丝一样的感觉。

今天的宁子夏怎么如此顺从。

宁子夏将顾北廷推开,倒退着走到门口,然后转身离开。

顾北廷看着她纤细的背影消失,怀里的余温还在,鼻尖还残留着她的香味。

顾北廷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顾总、顾总。”身旁的夏警官拍拍顾北廷。

顾北廷抬头冲夏警官明朗地笑起来。

夏警官迷失在顾北廷的笑容中,惊叹这世上怎么有笑的这么好看的男人。

良久,她突然回神,对顾北廷说,“顾总,我觉得宁小姐是真心想让您早些出去呢。”

顾北廷笑着不说话。

夏警官又说,“说实话您是有点固执,也就宁小姐能忍受了。”

顾北廷微微皱了一下眉,似乎很不赞同夏警官的评价。

夏警官被顾北廷的气场吓到,她放低了声音,“以我女人的直觉,宁小姐这是再跟您道别呢。”

顾北廷脸色越来越沉重。

夏警官一个激灵,“我只是善意地提醒一下哈,这么好的女孩儿,错过了多可惜。”

道别?顾北廷突然醍醐灌顶。

宁子夏刚刚的一系列动作可不就是在道别吗。

难道她不想再见到自己了。

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顾北廷知道,真正固执的是宁子夏。她是个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的人。

一想到见不着宁子夏,自己在监狱里行动不自由,顾北廷的脸顿时冷若冰霜。

他请求联系自己的律师。

电话里传来顾北廷沉静的声音,“不管用什么办法,三天内把我弄出监狱。”

孙律师抹了抹头上的汗,心里暗念,“就知道大Boss不会按常理出牌,还好自己留了后手。”

三天后,顾北廷急匆匆地推开顾氏大门,一阵风似的朝专属电梯快步走去。

推开办公室门,顾北廷的心情瞬间冷到谷底。

宁子夏果然不在。

“林助理!”顾北廷大喊。

林助理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顾北廷沉声问,“宁子夏呢?”

林助理抖抖索索地说,“宁总去机场了,此刻应该正准备登机呢。”

“靠!”顾北廷一向沉稳,此刻竟然爆了粗口。

他冷锐的目光看向林助理,“去机场!”

林助理被顾北廷震慑,周身发冷,她立刻摸出手机打通司机电话。

林助理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跟得上顾北廷的步伐。

两人下楼,林助理打开车门。

却没想到顾北廷直接冲到驾驶室,将司机一把拽下车,抢过钥匙,脚踩油门扬长而去。

地上的灰尘扬起,林助理站在风中瑟瑟发抖。

顾北廷以最快的速度开到机场。

他直接将车甩在机场门口,冲进大门。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