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护花使者 第二十六章

作者:典心字数:2926更新时间:2020-09-04 10:41:28
随机推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快穿之养老攻略-夜夜春宵-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豪门战神江宁-烂柯棋缘-仙子请自重-绝世名医-神医毒妃-神秘复苏-

「因为,我为了保护一个女人,所以欺骗了她,但是后来……」薄唇很干涩,已经许久没有清水滋润,连嗓音都是沙哑的。他深吸一口气,黒眸直视着她。「我爱上你了。」 发现自己的欺瞒,把她伤得多么重后,他恨不得剪断自己的舌。如果,能收回那些谎言,即使字句都化为铁针,他也愿意全部吞下肚。 「我从来不想欺骗你的感情。」他凝视着她,嘶哑的坦承,「原本,我想等到事情结束,再重新追求你。但是,你太诱人,我太想要你,无法跟你保持距离,然后,那些该死的杀手就冒出来了!」 「你说的,不是谎话?」她红唇颤抖。 「不是。」他愿意用性命来保证。 「所以,你对我做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并不是全为了工作?」她语音颤颤,心儿抽紧,觉得有些晕眩。 孝国无法转移视线,看着心心念念,这些时间里始终可望,却远远不可及的身影。 「我看着你很久了。」他尽情倾诉,不需再保留。这些话,是他早该告诉她的。「我喜欢你认真工作的模样、喜欢你拿着梳子五音不全的唱歌、喜欢你会在大太阳下,陪伴哭泣的迷路孩子、喜欢害羞善良的你。」是这一切,累积成深深的爱。 这番告白,让她惊喜不已,庆幸自己的爱恋,终究没有错付。 「我原本以为,自己是自作多情,太过愚蠢,好笨好笨……」 听不下她的言语,孝国翻身下床,来到她的身边,黝黑的大手轻轻捧起心爱女子的小脸。 「你不笨,更不是自作多情。」抚着她素净的小脸,他拭去她眼角滑下的泪滴,衷心忏悔。「我很抱歉,很后悔很后悔。」 来是因为,那些男人都不是他。 能让她动心用情的,始终只有他。 还好,她选择相信他,来到这里跟他见面,证实心中呐喊着信任他的渴望。不然从此以后,极有可能变成陌路人,或者是仇人。 「娃娃说,你一直留在新加坡,在暗处保护我。」 「我不想再骗你。」他双眼都是血丝,仍掩藏不了情意。「但是,我没有办法离开,必须确认你安全无虞。」 「而且,你没有支薪。」她看着他,忍不住又说。「你明明是这么爱钱。」 「这是嗜好、是兴趣,你却是……」他的额头抵着她的,粗糙的大掌抚着她的脸。「钞票不能给我温暖、不能对我微笑,更不能伸手拥抱我。我连公司的钱也领出来,以为能够好过一些,但是满脑子却只能想着你。」 过去那些日子的万般伤心都化为泡沫,被他的坦承抚平融化,她不需要听更多解释,再也忍不住,伸出双手拥抱他,嫩红的唇瓣贴上薄唇,以舌尖滋润他干渴太久的嘴。 孝国低吼一声,贪婪的抱紧她,吻得又深又久,才稍稍弥补这段时日的相思之苦。他知道,自己太过幸运,单纯美好的她,愿意再回到他身边。 久别多日,他们都太想念对方,一时天雷勾动地火,彼此都深陷情欲,难耐激切的想重温对方的温度。 …… *本书内容略有删减,请谅解* 激情过后,还有余力的他,抱起她汗湿的娇躯,想把她抱到床上再好好温存,却听见她羞羞的抗议。 「不要,我没办法躺在那张床上。」她双颊润红,黑阵水汪汪的。「这样我以后都不好意思拿钞票了。」 孝国这才想到那些钞票

,虽然都是新的,但毕竟用的是油墨,不该让她细嫩的肌肤被印染,更吝啬的不愿意把她的味道,分享给他原本最爱的钞票。于是,他拿出衣柜里的干净床单,抱着她躺在地上。 光天化日之下,楼下还有杨家小妈在,婉丽趴躺在他结实的身上,明明觉得羞,却也觉得万分甜蜜,舍不得与他做爱后的余韵。 注意到他脸上和身上的瘀青,她伸手轻抚。 「你受伤了?」 「是我活该。」他满足的喟叹,被揍得心甘情愿。 「是向大哥打的?」她记得,向荣把他的下巴揍得都脱臼了。 孝国抓起她的手,逐一亲吻。 「你回家那天,他逮到我尾随在后面,在你回房休息后,出来把我狠狠痛揍了一顿。」 婉丽心疼不已,知道他是故意挨打,否则向荣身手再好,也不可能好过他这个专业保镖。 「很痛吧?」 「比不上看着你哭时,我心里的痛。」他清楚记得,她在新加坡偷偷落泪的模样。「不管为了什么原因,我都不该欺骗你,害得你伤心。」 几张原本在床上的钞票,被风吹得飘起,落在他身上。她捡起一张千元大钞端详起来,第一次看得这么仔细。 「你为什么会开始收集钞票?」她问。 「它们很漂亮。」他老老实实的说。「还有,高中园游会时,班上赚了不少钱,数着钞票让我很有成就感,从此之后就上癔,再也戒不掉。」 她记得他曾经提过,高中园游会时的事情,那时他的黑阵闪闪发亮。原来,那就是他收集钞票的起因。 「你一定觉得我很奇怪。」他模糊咕哝。不只是她,任何人都会觉得他很奇怪。 她却露出笑容,轻轻摇头,散落的发丝拂过他的胸膛。 「刚看到时,我的确有些吃惊。」她看着四周,五颜六色的精致钞票,就像品种颜色不同的花。「其实,细看之后,的确很漂亮。」 长久憋在胸口的那口气,终于被他吐出来。他松懈下来,仰头笑出声音,把她抱得更紧。 「你笑什么?」她很想知道。 「在新加坡的时候,我一直烦恼,之后该怎么告诉你,我有这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怪癖,却没想到你根本不介意。」这个小女人,还能给他多少惊喜? 对待心爱的人,当然比较宽容。她可以接受,就像是别人喜欢收集邮票,而他则是喜欢收集钞票,想想好像也没那么奇怪。至少,她并不觉得这个癖好会影响彼此的感情。 「不过,孝国,这张床上到底有多少钱?」她比较好奇数目。 「一亿六千……」他抓起散落在地上的那堆钱,俐落的展成扇形。「一百万。」 「一亿六千一百万?’她惊呼出声,迅速坐直身子。「你把一亿六千一百万放家里?」 「平常都是放银行里,只是我这次实在是打击太大,所以才去把钱全部领出来。」金钱失去原本的强大魔力,也不是说再也没有影响力,但是远远不及她重要,从以他只会彻底败倒在她的魅力下。 只是,被这笔数目吓着的婉丽,已经站起身,惊慌的开始穿衣裳。 「不行、不行,你还是快点把钱存回银行,这么多钱放家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失去她的娇躯贴熨,他很是不满意,伸手将她抓回来,翻身压在身下,笑容满面的安慰着。 「别担心,我家是开保全公闵的,保全措施比银行更好。」 「太危险了。」她坚持。 「那么,晚一点我们就把它们存回去。」他一边说着,一边亲吻细腻的肌肤,好想念她的芬芳,迷醉得想永远沉浸其中。 「晚一点吗?」 「没错,晚点。」 「为什么?」她茫然不解,被吻得酥软。 「因为,天太亮了。」他说,亲吻她的唇瓣、她的下巴、她的雪嫩浑圆,愈说愈是模糊不清。「财不露白,运送大钞不能白天出门。而且,我需要好好的、好好的,看看你。」前一次太过匆促,这一次他要慢慢的、慢慢的,彻底再爱她一次。 她想要抗议,却很快的在他吻下沦陷,忘了身旁所有人事物。 天色真的很亮,尽管羞怯,但她献上娇润,知道他会多加疼惜。午夜梦回,也曾梦见他太过亲昵的吻,每次醒来之后她都全身发烫,空虚到发疼的想念他。 她只想属于他,永永远远。 修长的双手拥抱他的颈项,这一次她无法再有顾忌,即便再羞再忍,也还是娇吟出声,耳畔听见他伴随冲剌的低吼。 白云悠悠飘过蓝天,房里相爱的情人,沉浸在欢爱的游戏中,再也不理会是否有人听见,是会取笑,还是讶异,或者上楼抗议。杨家人都很识相,绝对不会上来打扰。 浓情时光正甜,她是一朵绽放的花。 而他,是她的护花使者。 春风正暖,空气中充满着幸福的味道,还有呢哝的笑语,久久不绝于耳。窗外,白色的蝴蝶翩翩飞上蓝天,越过欢乐繁荣的小镇。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