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护花使者 第二十三章

作者:典心字数:2877更新时间:2020-07-19 22:39:13
随机推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快穿之养老攻略-夜夜春宵-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豪门战神江宁-烂柯棋缘-仙子请自重-绝世名医-神医毒妃-神秘复苏-

「二哥,还好吗?」仁国问道,温和的俊容难得紧绷。 杨家四兄弟加上小妹,全都到齐了! 婉丽惊魂未定,任由孝国拉着站好。她望着他冷峻的神色,困惑的看着杨忠国和杨仁国收起枪枝,把那几个被打昏的人用手铐铐好,确定即使醒来也无法动弹。 娇小美丽的杨娃娃,气急败坏的说道:「这些人是杀手,不是绑架犯,对方显然铁了心要……」话才说到一半,她就瞧见二哥的冷眼。 只是,话虽然没有说完,却还是被婉丽听出端倪。 她迷惑的看着杨家兄妹,最后视线落在她深深爱恋的男人脸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孝国,你不是在忙吗?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转头看向她。 这段时间的相处,让她已经了解他的表情,那双黑眸里莲着让她难以呼吸的罪恶感。 「孝国?」不安爬上心头,她的脸色发白,声音微弱的再问:「你是因为我才在这里的吗?」 曾经吻遍她全身的薄唇,紧紧的抿着,他没有说话,没有否认。 「所以,这些人的目标是我?」虽然难以置信,但是刚刚有好几颗子弹擦过身边,第一颗子弹更是击中她身旁的树干,要不是他及时把她扑倒在地,被击中的就会是她的脑袋。 他的沉默,还有黑眸里的罪恶感,让她脸上逐渐不剩一丝血色。 她想起了他们的职业,想起他们开设的是保全公荀,还在业界赫赫有名。她逐一看着每个人,却没有一个人敢跟她对视。 「可是,」她颥抖着,视线再度回到孝国脸上,从未感到如此无肋。「我不记得曾经得罪谁,为什么有人会想绑架我,甚至杀我?难道,是因为汪洋的那盆兰花?」 终于有人开口,但不是孝国,而是杨忠国。 「你必须告诉她。」忠国提醒,无法继续保持沉默。「你很清楚,对方已经被逼急了,情况已经改变。」 「告诉我什么?」她惊慌的追问,愈抖愈厉害。 他黑眸深幽,用做爱时,靠在她耳畔低语的沙哑嗓音,缓慢的说道:「几个月前,我们接到李晋祥先生的委托,要求保护他的孙女。」 她睁大双眼,连呼吸都停止了。 不是因为汪洋,不是因为兰花。 沙哑的嗓音继续说着。 「李先生是一位企业家,本来打算将经营权交给自己培养的接班人。但是,几个月前,那位接班人买通律师,发现李先生大部分的遗产都留给孙女。」事实像利刃,字字句句都伤人。「李先生察觉之后,表面上继续进行交接,但是暗地里来委托我们,在他将证据蒐集齐全前,务必保护你的安全。」 烈日。 铁做的大门。 老人的瞪视。 一件又一件浮现脑海,她此时此刻,只觉得比那夜被冷雨扑淋时更冷。 「所以,我就是你的工作?」 他没有否认。 「你接近我,是因为别人的委托?」他的笑容、他的牵握、他的呵护与他的热吻拥抱、难舍缠绵,都是为了完成工作。 「李先生不想影响你的生活,我们只能这样保护你。」 保护? 他的所作所为,是为了贴身保护她,而她却以为他对她情有独锺,甚至鼓起勇气,主动向他求爱。世界在这一瞬间,彷佛在她脚下分崩离析,比被枪击碎裂的玻璃破得更细碎、尖锐。 「这一切,都是假的

?为了钱?」泪水滑下双颊,她想着自己投怀送抱时,他竟也没有拒绝……为了工作,所以他甘心「献身」? 她竟这么蠢,一直被欺骗至今。如果不是今天恶徒决定枪杀她,他还要伪装柔情密意,跟她夜夜做爱,欺骗她到什么时候? 泪眼蒙胧,让她看不清他的脸。 她一直就没有看清他! 「你爷爷要求我」 「我没有爷爷!」她痛苦不已,一颗心像是被钝刀凌迟,泪水一颗颗掉落。「我姓方,不姓李!他不认我妈,不认我!我会住在向家,是因为知道他不会愿意收留我……」 「我知道。」他的声音嘶哑。 但是,她已经被痛苦淹没,多么想捣住耳朵,或者干脆剌穿耳膜,再也不想听他的一言一语。 「我知道他对你父母做的事,知道你不会愿意接受他提供的保护,所以我才答应在不告知你的情况下,保护你的安全。」 「所以欺骗我的感情,只是顺便而已?」她一直以为,他是真心喜欢她,事到如今才发现,一切原来是个骗局。 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吧? 原来,有人能伪装得那么像。 像是真的爱她、真的呵护她、真的珍惜她,真的想跟她白头偕老,像是爸爸跟妈妈那样,恩爱的过每一天。 但是,再怎么像,也只是像而已,并不是真的。 是他伪装得太好?还是她太过愚蠢? 「婉丽,我并没有……」他伸出手来,试图要触碰她。 看,他又在假装了!装得那么教人信以为真。他曾经这样伪装欺瞒过多少人?其中又有多少个,是像她这种自作多情的女人?论演技,他要是自谦是第二,只怕没有人敢说是第一。 「别碰我!」她踉跄躲开,泪流满面。「不要碰我!」 「我不想欺骗你的感情,原本,我只想跟你当朋友……」他伸出的手握紧成拳头,手背满是青筋。他知道此刻愈是解释,就让她误解更深,一切已陷入僵局。 「不要说了!」她崩溃的大哭,被他说的每个字剌得遍体鳞伤。她觉得自己好愚昧、好丢脸,心甘情愿的献上所有,却只是换来他的欺瞒。 四周响起脚步声,好像还有争执的声音,但是她再也顾及不了。 婉丽蹲在地上,把脸埋进膝上哭泣,努力的把自己缩得很小、很小,保护着已经备受伤害、破碎不已的心。 虽然伤心不已,但是哭泣过后,她明白自己有性命危险,还是需要杨家人的保护。她答应配合,唯一的条件是,她不要再看见杨孝国。 贴身保护她的人,换成是娃娃,孝国也真的从此没有再出现。 时光飞逝,两个月很快过去,转眼就是该回家的日子了。 有那么一段时间,婉丽想到要回台湾就害怕,甚至差点接受植物园再次邀约。 她离开镇上时,人人都知道孝国在追她,甚至跟她一起到了新加坡。现在,他早就独自回国,根据镇上流传八卦的速度,镇民们肯定都晓得两人已经分手。 话说回来,这样算分手吗? 毕竟就连他接近她,都是精心安排的设计。 过去那两个月,她都恍恍惚惚的。 有时候,她在工作的时候,也忍不住掉下眼泪,拿着手中花剪,想要冲回台湾,至少把他万恶的根源剪掉!哭着哭着,又发现手中的花剪太小,满眼都是泪的去换了一把更大的花剪。 有时候,她只是蜷缩在短期公寓的床上,脑中一片空白,因为受的创伤太重,所以本能的封闭思考。 但是,她对梦境无能为力。 反反覆覆的梦里,她梦见他温柔的笑、掠夺的吻、霸道的怀抱。明明知道,一切都是他的算计,她却没有办法彻底忘怀,总会在梦中一再想念,那段她以为甜蜜,其实只是落入陷阱的日子。 逃离陷阱的猎物,是不是还会想念,太过精于哄骗的猎人? 倘若是从前的她,肯定就会跟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子里,签下植物园条件优渥的合约,从此不再回到镇上。 但是,要说在这件伤心事里,她有汲取到什么教训,或许就是像从运动内衣改换成贴身内衣一样,明白必须要去面对,才能够找到正确的道路,逃避绝对不是办法。 最后,她鼓起勇气,搭乘飞机回国。 向荣跟欣欣来接机,对于她跟孝国的事,夫妻两人一句也没说。向荣接过她手中沉重的行李,欣欣则冲上前来,给她一个热情拥抱。 「婉丽,欢迎回来!累了吧?我们快上车回家吧,妈在家煮了一大桌菜,说要让你好好吃一顿。」 温暖的拥抱,让她眼圈儿又红了,忐忑不安的心安定了下来,多么庆幸自己决定回来。 家。 这里是她的家。 「好了,人回来就好,没事的。」向荣伸出大手,像是她小时候那样,摸了摸她的头。 「嗯。」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