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护花使者 第二十二章

作者:典心字数:2896更新时间:2020-07-19 22:39:13
随机推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快穿之养老攻略-夜夜春宵-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豪门战神江宁-烂柯棋缘-仙子请自重-绝世名医-神医毒妃-神秘复苏-

阳光耀眼,她在食物香味中醒来。 羞人处的酸疼,让她立刻回想起昨晚的种种激情,迅速抓过床单遮掩赤裸,急急忙忙坐起身来。床上只剩她,不见孝国的身影,她摸了摸身旁床单,发现那处凉凉的。 从食物的香味判断,他应该在厨房。 她探头到床下,试图找寻衣物,却只发现小内裤,以及被撕破的运动裤。残破的运动裤是不能穿了,小内裤还勉勉强强,多少有点保护感,最后拿来穿上身的,是她打开衣橱后看见的男性衬衫。 身上肌肤很干爽,推测是她睡着后,他贴心的用湿毛巾擦干净的。他一定连水温都调整过,用的是温热的毛巾,动作也很轻柔,才没有让她中途醒来,一觉就睡到天亮。 不过,说到天亮…… 婉丽望向窗外,赫然发现天色已经大亮,穿透窗帘的不是柔和晨光,而是接近中午时分的剌眼骄阳。 天啊,她又迟到了! 她像长颈鹿遇上森林大火似的,露着修长双腿跑出卧房,开门就看到孝国穿着围裙,端着一盘香喷喷的牛奶炒蛋跟酥脆培根,阳光下英挺迷人,围裙反倒更添他阳刚魅力。 「你要去哪里?」他半挑着眉,大步朝她走来。 「上班。」她沮丧回答,无肋的看看他,再看看食物,好遗憾时间紧迫,两样她都来不及「吃」。 他露出笑容,走过来单手把她拦腰抱起,走到餐桌前才放人,让她坐在椅子上,顺手搁下热腾腾的食物。 「别担心,我替你请假了。」他拿起刀叉,递进她的双手里,细心嘱咐,黑眸里满是宠溺。「来,慢慢吃。」 知道不需要匆忙奔赶,婉丽才松懈下来,一口一口的吃起美味食物。可以想见,她今日旷职,陈主任又要说她不够专业,但是她太过快乐,无法去在乎旁人怎么想。 「你不吃吗?」她切着培根,望向桌边神清气爽、衣着完整的他,赤裸的长腿心虚的往椅子下缩。 「我吃饱了。」他也坐下来,伸出大手把她额前一绺发塞回耳后,指尖轻轻画着她薄嫩得几乎透光的耳,小小的动作却有显露无遗的占有意味。 她敏感的耳,禁不起几次描绘,忍不住直缩肩膀,险些就要握不住刀叉,瞧见她狼狈的模样,他这才收手,不再「骚扰」她。 嘴里吃着食物,为了不让气氛尴尬,她环顾四周,看着一模一样的房间格局,咀嚼咽下后,才脱口而出。 「你的房间好空。」环顾四周好整洁,几乎看不到私人物品。她看向角落,有些讶异的睁大双眸。「你还没有把行李拆开?」 坐在身旁的男性身躯,蓦地微微僵硬,她却没有察觉,反倒陷入深深自责,再也吃不下食物。 「你一直被我牵拖着,浪费掉太多时间,肯定耽误到工作。」她推开盘子站起身来,望着那张俊脸,忍住嗽下去的冲动。「你今天快去工作吧,别再顾虑到我了。」说完,她离开餐桌,匆匆走出他的房间。 只是隔了一夜,再回到自己房间,才一下下的时间,她就觉得冷冷清清,心中思念比起昨晚有増无减。 一个个激情回忆涌上心头,让她双颊火烫,腿间微微泛腻,急忙走进浴室里,脱了衬衫与小内裤,站到大大的莲蓬头下预备冲洗。 几乎是水花刚落下,高大的身躯就欺进浴室,贴上她被吻得处处留痕的肌肤。不但如此,他在进浴室前已经脱

光,显然图谋不轨。 「你没有去工作?」婉丽在水花下眨眼,被他搂抱进宽阔胸怀,跟他结实的身躯紧紧相贴,他的黝黑粗糙与她的蜜色粉嫩截然不同。 他不答反问。 「你舍得吗?」 当然舍不得!千千万万个舍不得! 在水花中她仰起头来,迎向他热切的吻,以一身粉嫩摩擦着他的结实体魄,随着他贪婪熟练的大手,被爱抚得喘息不已。 …… *本书内容略有删减,请谅解* 「你知不知道,这种行为,在以前是犯法的,必须罚款或是坐牢。」她伸出食指戳戳结实胸膛。 「喔?这么说来,做一次赚一次罗?」他双眼再度亮起。「犯罪行为总是让我觉得剌激。」他俯下身来,这次是明知故犯。 过了许久之后,当她再度恢复神智时,不由得娇喘不已的承认。 他说得对。 实在是太剌激了! 那是个平静的早晨,孝国开车载她去上班,他们难分难舍的吻别过后,他就离开了。 婉丽走进这段时间里,几乎天天都要报到的雾室,跟安敏一起培育兰花。 外头阳光普照,但雾室里气温很低,她虽然体质强健,但仍旧必须再穿上一件白色长袍,才能抵挡低温。 在熟悉的环境里,她很快就定下心来,面对汪洋的委托。 因为这株「素冠荷鼎」没有果荚,无法取出果荚里的种子,进行无菌播种,只能用分生繁殖法来做花梗培养。 开始进行时,她就已经小心翼翼的取了一些花梗,到装着培养基的小瓶子里。 「素冠荷鼎」的生长环境是在高冷地区,所以气温的控制相当重要,她每天都要记录温度,确定它们的生长状况。 为了以防万一,她同时培养了数个小瓶,在瓶子上写着花种和培养的日期。经过这些日子,在她小心的呵护下,花梗上慢慢长出了小芽。 讨人厌的汪总裁,在保镖们一再请辞后,神神秘秘的隐藏踪迹,听说躲在某间高级饭店里不敢出门,再也没来打扰她。 工作进行得很顺利,而她跟孝国甜甜蜜蜜,正处于热恋期,每天都觉得世界多么的美好、空气多么的清新。 以往,她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跟同事之间没有太多交流。如今,或许是她有了改变,总是有人约她出门,却又在看见孝国的笑容跟眼神后,摸摸鼻子打了退堂鼓。 即便如此,藉故跟她攀谈的人还是很多,不论同性异性都有。 因为有发妆的点缀,他们看见她的笑容,知道她并不孤僻,开始乐于跟她亲近。合适的穿着,让她有了自信,不再肾腰驼背,能够正视旁人的眼睛,不再忽略人们的问候。 一直以来,新加坡在她心里,并没有什么快乐回忆。但是这一次,她发现这里再也不一样了,因为她改变了,新加坡在她心中也变得闪闪发亮。 戴着手套,她替兰花检査温度,做了记录,再协肋安敏将其他不同株的兰花果荚取出种子。然后,她走出雾室,趁着工作空档要溜去温室。 那里培育着一盆万代兰,正在逐渐茁壮,是她偷偷藏着,预备给孝国的惊喜。她没有忘记,他对父亲的一片孝心。 只是,要守着秘密不对他说,实在是一件难事。 除了工作时间之外,他们总是腻在一起,贪婪的做爱,或做其他的事情……咳咳,虽然,其他的事情的最后,很容易还是以做爱结束就是了。 他们有说不完的话题,有的时候,就算是安安静静的窝在彼此怀里,也幸福得彷佛置身天堂。 走向温室的时候,她想着等一会儿的午餐,孝国会再来接她。这次,他们不能重蹈覆辙,像之前那样贪欢,免得回来时衣衫不整,连贴身的小内裤都忘在他车上。 砰! 一声巨响,蓦地在耳边爆开。 几乎在同时,她就被扑倒在地。 孝国不知从哪里出现,压在她身上,以他的身躯作为防护,脸色铁青的朝右边大喊。 「两点钟方向,别让他跑了!」 「孝国?」 她讶异不已,还想开口,忽然又听到连续数声巨响,雾室的玻璃接二连三应声而破,尖锐碎片四散洒落。 婉丽惊叫出声,感觉孝国抱着她翻滚,然后将她护在身后。她眼睁睁看着他掏出了一把枪,回身开了数枪。 一时之间,枪声大作,子弹乱飞。 混乱之中,有个娇小身影穿着高跟鞋冲出来,抓住了开枪的男人,使出过肩摔把对方摔倒在地:两个黑衣男子现身,徒手打倒了另外两个开枪的男人。骚动突然开始,又在瞬间结束。 两个黑衣男子有着似曾相识的容貌,就连穿着高跟鞋的小女人也眼熟得很……她在镇上见过他们,还曾经去过他们家,在客厅里看着他们跟孝国一来一往的斗嘴…… 这些人是孝国的家人。 另外一个黑衣男人,从另一旁跑来,手里也拿着枪。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