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护花使者 第二十章

作者:典心字数:2911更新时间:2020-07-19 22:39:13
随机推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快穿之养老攻略-夜夜春宵-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豪门战神江宁-烂柯棋缘-仙子请自重-绝世名医-神医毒妃-神秘复苏-

这是他的贴心,不让她再有脚痛的可能,免得泛红处真的磨出伤口。 她心里清楚,感激他的温柔。 他没有明说,还在嘴上埋怨。「那家伙为了省钱,灯只装了一半,餐厅里光线不清楚,没有人会注意你脚上穿什么。」餐厅努力营造的浪漫气氛,被他说成小气行径,其实都是为了让她放松。 在他的劝哄与坚持下,她舍不得休闲鞋的舒适,真的就这么穿着走进来。接待他们的服务生穿着燕尾服,即使看见她的鞋,态度一样殷勤有礼,领着两人入座。 餐厅坐落在很高的大楼上,她一眼望出去,能看到城市大半的夜景,璀璨的灯火无比绚丽。 「你来新加坡之前都住在镇上吗?」他语气悠闲,若无其事的问起她的往事,神色从容得让人无法起疑。「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原本精致的彩妆,经过白天的折腾,已经被她无意的蹭掉不少,露出底下细嫩的肌肤。她还无法习惯化妆后就尽量不要摸脸的原则,况且做实验室工作需要穿脱口罩,脸上只剩眼线还堪称完整。 眼线让她的阵子显得深邃,让她眼中的暗影无处躲藏。 「我家以前住在靠山那边,比较远一点。」回到小镇后,她曾经回去找寻昔日旧家,却只看见残破的屋子淹没在杂草中。「我爸妈车祸之后,我才住进向大哥家里,那时你们已经搬走了。」童年时的回忆,瞬间涌上心头。 暖烫的大手伸来,横过餐桌,覆盖在她的手上。 「抱歉。」是他勾起她的伤痛,他不该提,但是偏又不得不闷。「你很想念他们吧?」 「嗯,很想很想。」她点点头,往日的美好还历历在目。「不过,我时常梦见他们,总觉得他们在某个地方看顾我,如果我伤心,他们一定也会担心,所以我努力不再难过。」 他可以想见,虽然称不上大风大浪,但是失去亲生父母,纵使有向家的人照顾,生活与求学时的艰难,或是独身在外工作的不如意,她都只能往肚子里吞,忍着不抱怨,不愿意麻烦别人。 强忍着心疼,他轻声再问。 「我听向荣说,你爸妈是绿手指?」 她这时才露出笑容,至今仍然对家人感到骄傲。 「我妈是天生的绿手指,种什么活什么。」她始终记得,庭院里不同层次的翠绿,分属不同的植物。「至于我爸爸,其实对园艺一窍不通,妈妈说他敲键盘比种菜养花厉害。本来爸爸只是来参访农家,对妈妈一见锺情才留下。」妈妈每次提起,爸爸就靠过去啾妈妈,两个人如胶似漆。 「当年我爸爸就开始经营网站,销售我们家种的有机蔬菜,那时生意很好,我小时候都要帮忙,把寄货地址贴到箱子上。」那个时候还有新闻媒体来采访他们呢! 「你们感情很好?」 「嗯。」她的笑容有点悲伤。「我有时候觉得,爸妈能一起离开,并不是坏事,他们太爱对方,不论谁被留下,都会很痛苦。」她太明白被留下的痛苦,因为,她就是被留下的那个,幸存是幸运,却要面对寂寞。 有那么一瞬间,他迟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咬牙开口。 「你后来怎么会住到向家去?」他非常谨慎,斟酌着字句。「你没有其他亲人吗?」 「我妈妈是独生女。」她想也不想的回答。 显然,对她来说,亲人指的只限母系那边。 「那么,你父亲

那边呢?」他问。 很久很久以前阴雨夜晚的记忆,像是躲在角落多年的阴影,蓦地跳到眼前来。她双眸黯淡,想起那时的不偷快,一会儿之后才说道:「至少,没有可以收留我的人。」就算对方愿意,她也绝对不肯。 孝国收紧大手,握紧她不知是因为冷气,还是因为回忆而微微发冷的手。他想要再开口,却瞧见她双眸望来,眼中阴霾不再,反而带着笑意。 「不过,其实我小时候见过你呢。」 「真的?」知道她不想再多说,他于是顺着她的话聊起。「你什么时候见过我?」 「在镇上的园游会看见的。」她放松下来,一手支撑下巴,难改网路购物时的姿势。「有一次,爸妈带我到镇上参加园游会跟运动会,你们家四兄弟在台上表演,打了一套拳后,还劈砖、飞踢踹破木板,连我爸妈都说你们好厉害。」 「我记得那次的园游会。」他莞尔一笑。「原来,那时候你就在台下吗?」 「嗯。」她用力点头,笑得好开心。「好多女生对着你们尖叫,所以我才知道,你们就是传说中的杨家四兄弟。」 「传说中?」他挑眉。 「你们很有名,那天还有隔壁镇的女生特别跑来看。」她记得很清楚,娓梶道来。「后来,你们全家搬走,我搬到镇上时,还常常听说你们家的事迹。」 「是我妹的事迹吧?」他笑了出来。 当年的杨小胖,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号称黑社会的明日之星。当她多年后改名为娃娃,再度回到镇上的时候,娇滴滴的柔弱模样,让不少人都跌破眼睛。 婉丽当然也知道这段镇上人人传说的事迹。 「不只是娃娃。」她乌溜溜的双眸,弯得甜甜欲笑。「镇上的婆婆妈妈们,总爱拿你们当范例来数落儿子,女生会拿来数落男朋友,连杨爸爸也被拿来跟各户家长比较。我曾经觉得好夸张,直到认识你之后,才发现」她陡然停住,羞窘的把嘴巴闭得紧紧的。 他不肯放过,往前倾身,追问:「发现什么?」 差点溜出口的赞誊,让她粉颊羞红。幸好,这时服务生优雅的走来,送上印刷精美的菜单,她才逃过一劫,躲过他的明知故问。 「先生,这是我们今天的菜单。」 气氛正好,却被人破坏,孝国懊恼的抬起头,冷瞪着穿着长围裙的服务生。 身材高大的服务生,故意装出无辜表情,身上的衬衫明显尺寸不合,不知道是从谁身上剥下来的。他才微微动作,胸口的扣子就迸飞。好在,他反应迅速,迅雷不及掩耳的探拳,握住险些掉落桌面的扣子,若无其事的收回口袋。 沉浸在羞窘中的婉丽,小脸一直埋在菜单后,没有抬头多看一眼,更没发现服务生的动作。 孝国接过菜单,不动声色的打开。 「今日的特餐是什么?」 服务生带着微笑,仔细介绍着。「今日特餐是以澳洲直送的新鲜龙虾料理烹调的义大利海鲜浓汤,以及用上好的日本和牛料理的烤牛排,很适合搭上法国波尔多的红酒。」话中有话,自家人才懂。 孝国从容看了看,瞧见两点钟方向,坐着一位穿着西装的白人;九点钟方向则是坐着一对日本情侣。吧台那边,一位红发女服务生在调酒。 白人的西装外套,右侧腰部微微鼓起,显然带着武器。穿着情侣装的日本情侣低头吃着牛排,彼此不交谈,脸上也没有任何笑容。倒是酒吧里的红发女郎对上他的视线时,露出微微一笑。 他回以微笑。 有人混到这里面来了,而且来者不善。 他保持微笑,问着不太习惯新衣裳,忍着不去调整的婉丽。 「这里的食材都很新鲜,厨师手艺很好,你要不要试试看今日特餐?」 「我都可以。」很少来这种高级餐厅,她还是有些不自在,加上不知为什么,桌边的服务生一直盯着她看,盯得她浑身不自在,不敢多瞧人家一眼,只能紧张的笑着点头。 「再来份英式烤布丁?」他贴心又殷勤。 「嗯,好啊。」盯着她的视线依然没有挪开,她的头愈来愈低,不想再看见类似汪洋看她的那种眼神。 「那就来两份义大利海鲜浓汤和牛排,但是要简单点,不要太多酱料。」他从容点餐,言下之意是要快快解决。 「先生要开一瓶红酒吗?」服务生还是赖在桌边。 「不用。」他再度瞪了一眼,用菜单替婉丽挡住视线。「那就麻烦你了。」他的眼神比冰锥更锐利,笑容虚假得很。 「好的。」服务生露出灿烂的笑容,忽然徒手变出了一朵红玫瑰,送到婉丽面前。 「美丽的小姐,祝您用餐偷快。」 婉丽吃了一惊,终于抬起脸来,但是服务生已经转身走开,她转头看去,却只看见对方健硕的背影。 孝国微微眯眼,在心中暗暗咒骂兄长。 该死的家伙,就是忍不住想添乱!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