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护花使者 第十八章

作者:典心字数:2893更新时间:2020-07-19 22:39:13
随机推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快穿之养老攻略-夜夜春宵-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豪门战神江宁-烂柯棋缘-仙子请自重-绝世名医-神医毒妃-神秘复苏-

那讨人厌的视线,就像是长了毛的蜘蛛,在她的肌肤上来回游走。 婉丽不知道别的女人,碰上这种情况会怎么做。伸手遮掩的话,就是不给对方台阶下,但是她心中就是莫名涌起,用尖锐的花剪,用力戳戳戳戳戳戳,戳瞎这人双眼的冲动。 就在她忍无可忍,考虑明天开始,维续穿运动服来上班,不需要把好不容易的美丽,耗费在这个人眼下时,身旁蓦地传来玻璃落地的声音,她本能的转过头去 她看到了自己。 那个昨天以前,没有经过大卫跟露儿,巧手改变之前的自己。 打破培养皿的女孩,穿着舒适却不合身的衣裳,防尘鞋套里是运动鞋。婉丽记得,她名叫安敏,是个努力的研究员,对培育兰花极有热情。当初,婉丽离职时,最舍不得的就是安敏,她们有太多相似之处。 此刻,安敏正蹲在地上,忙乱的收拾残破玻璃。 「笨手笨脚。」汪洋啐了一声,看着安敏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厌恶与不耐,跟看婉丽时截然不同。「注意一点,别让她靠近我的兰花,免得碰坏了!」 如果她没有猜错,那株「素冠荷鼎」放置在雾室的段时间里,应该就是由安敏负责养护的,才能保有现在健康的状态。 汪洋对专业人员,没有半点尊重。他虽然名为汪洋,却没有大海那样的宽阔胸襟,反而小肚鸡肠,非但以貌取人,还会毛手毛脚! 在众人指责的视线下,安敏紧张得双手发抖,说不定先前就被汪洋斥责过,所以动作亦发笨拙。 仅仅是改变发妆、换了衣裳,竟然就有天差地远的待遇。 婉丽脱下肩上的西装外套,坚定的走上前去,在破碎的玻璃间蹲下,陪着帮忙收拾。 「她做的事该由自己收拾,不需要帮她,小心伤着你的手。」汪洋不耐烦的说道。「快过来。」 「我是种兰花的,双手受伤是家常便饭,不需要汪总裁担心。」她头也不回的说,继续捡拾碎片,反倒庆幸藉由这个机会,逃离那双色迷迷的眼睛。安敏抬起头来,羞愧得通红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方博士?我没有认出是你。」 「没关系,连我自己差点都要认不出自己了。」魔法改变了外在的模样,也让她看清某些人有多么肤浅。「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安敏的眼眶红红的,却露出笑容。「不辛苦,我喜欢兰花,看到花能活得好好的,顺利开花就很高兴了。」 婉丽在心里作了决定。 有那么多人帮肋她,她也要帮肋安敏。 一万朵花绽放时,会有一万种幽香。一万个女孩,就有一万种美丽,只是像养护兰花一样,都需要耐心与技巧。 她仔细端详着安敏,伸出手来轻轻拨开安敏脸上太过厚重的浏海,认真的说道:「你的额头很漂亮,应该要露出来。」 突然被赞美,而且被赞赏的还是额头,安敏露出困惑的表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被晾在一旁的汪洋,显然也不习惯被冷落,脚上的鳄鱼皮鞋不耐的拍踏,甚至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臂,强迫她站起身。 「工作上的事情,我还要跟你详谈。」他打了个响指,两旁的保镖立刻上前,逼得安敏抱着满手破玻璃后退。 「先去吃午餐吧,我已经订了餐厅。」 婉丽瞬间一愣,只觉得像是被一只湿冷冷的蛇,爬缠上手臂。她反射性的想抽手

,但是汪洋的箝握过紧,她一时无法动弹。 「汪总裁,你」好脾气的她,这时也被惹恼,右手握成拳头,冲动的想揍歪对方的鼻子。 就在她险些要惹上大麻烦,攻击植物园贵宾时,身后传来熟悉的男性嗓音。 「很抱歉,她已经跟我有约了。」 她又惊又喜,猛然回头,就看见孝国已经来到身后不远处。恼怒转为欣喜,她不知哪来的力气,硬是把手抽回来,匆匆迎上心上人。 「孝国!」 他大步走来,抱住她印下一吻。 「亲爱的,抱歉我来晚了。」 她根本不记得,他曾说过要来找她吃午餐。但是,能在这时见到他,顺势化解她的困境,不会太明显的得罪汪洋,又能跟心爱的男人共处,让她高兴得没有多想。 「汪总裁,谢谢你的邀请。」她难掩喜色,实在装不出遗憾的表情。「但是很抱歉,我已经有约了。」喔喔,才怪,她一点都不觉得抱歉! 汪洋的脸色难看得很,当然不愿佳人别抱。他后退一步,微微侧头,细微的动作是跟保镖们约定的暗号,想要保镖们出面,就算用武力解决也无妨,就是要撵走这个不识相的家伙。 只是,该要冲出来的保镖们却没有动静,他狐疑的转过身去,赫然发现本该站在身后,寸步不离的保镖们,这时竟然消失了,连影子都没瞧见。 「婉丽,这位先生是……?」 「汪总裁。」她介绍得很简单。 「汪总裁,我们先走了,不打扰你赏花。」 两人一搭一唱,甜甜蜜蜜的离开,只剩惊疑不定的汪洋,站在原处有气无处发泄,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 两人手牵着手,走出兰花园冷凉的雾室。 她真的没想到,孝国竟会出现,还特别走进来接她。毕竟,新加坡植物园占地广大,光是其中的兰花园就足足有三公顷,植物园更广达七十四公顷,用走的进来可要花去不少时间跟体力。 所以,乍然看见他时,她是又惊又喜,大大松了一口气,几乎是迫不及待就跟着他走了。 雾室外头,阳光照得眼睛昏花,无垠蓝天只有少少几朵白云。 因为植物园三百六十五天全年无休,开放时间从早上五点一直到半夜十二点,所以不论早晨、中午、傍晚,或是暗香浮动的夜里,都会有游客三三两两悠闲自在的漫步其中。 走在身旁的孝国,脚步不疾不徐,偶尔看到几株特别的兰花,还会驻足观看,看得很专心。婉丽身为植物学家,又对兰花了如指掌,发现他有兴趣,不知不觉的介绍起来,充当起解说员。 「这是台湾最常见的蝴蝶兰、这是新加坡偏爱的万代兰、那些香气浓郁的蜘蛛兰,许多香水跟保养品里,都有蜘蛛兰的香气……」说着说着,她语音停顿,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啊,抱歉,这些你应该都知道吧?」他明明也养着兰花。 孝国却摇摇头。 「不,其实懂的人是我老爸,我是业余的业余。」他露出微笑,伸手指着一旁花形特异的植物。「像这种花瓣细长又卷起来的兰花,别说是知道名称了,我先前连看都没看过。」 她笑得很开心,郑重宣布。 「它叫玛格丽特·柴契尔夫人。」 他浓眉半挑,确定自己不是听错。 「英国的铁娘子柴契尔夫人?」仔细看来,以柴契尔夫人为名的兰花,的确显得刚毅、硬朗,特别的茁壮。 「对。」她轻笑出声,在他身旁就格外自在,先前汪洋带来的不快,早已烟消云散。「这是石斛兰的一种,以柴契尔夫人命名。这区VIP兰花园有许多都以名人来命名,我们还有被命名为成龙和裴勇俊的兰花喔。」 他朗声笑着,颇有兴趣。 「成龙跟裴勇俊?演戏的那两位?」成龙他知道,小时候看了电影,还会拿三节棍哼哼哈哈的甩来甩去,最后甩得满头包。 至于另一个,他虽然不太看电视,但是小妈跟妹妹可是韩剧迷,他耳濡目染,绝佳的记忆力,不知不觉就记住几个韩星的名字。 「对,演戏的那两位,他们在名人兰花园那边。」婉丽笑着点头,对园里的兰花如数家珍。 「这三种兰花都是石斛兰。」说起兰花,她就滔滔不绝。「石斛兰喜欢阳光,但是又不能直射,需要适当遮荫,不然会被灼伤。像春石斛又比秋石斛更喜欢阳光,光照要是不够,会生病的,就不容易形成花芽……啊,抱歉,我又离题了!」 养护兰花的细节多得很,她这么叨叨絮絮的,就怕他不爱听,会觉得无聊,却又太过绅士,礼貌得不愿打断。 「你不用抱歉,我很喜欢听你说这些。」事实上,她不论说什么,他都爱听。其实是提到兰花的时候,她的双眼彷佛在发光。「你多说一些,哪天我家吃饭的时候,我还能显摆一下兰花的知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