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神医王妃:三娶为后 第1165章 苏醒

作者:暖罗衾字数:3210更新时间:2020-09-04 17:38:57
随机推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夜夜春宵-快穿之养老攻略-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豪门战神江宁-烂柯棋缘-仙子请自重-绝世名医-神医毒妃-神秘复苏-

慕年诧异地张了张口,问道:“你听到刚才娘亲跟我说的话了?”

慕仪神情冷静到极点地点了点头,“听多点你娘说的话,终究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慕年有自己的看法,他连忙否认,“我不信姐姐是妖魔鬼怪。姐,但凡慕侯府有什么你用得到的你就拿去,这慕侯府是你重新夺回来的,你有处置的权力。”

慕年还是固执地将府印交到慕仪的手中,见慕仪不肯收,他随后淡淡地笑了笑,“我知道姐姐向来心善,肯定会给我们安排好后路,也会固执到孤注一掷不会给自己留条后路。其实没有姐姐的慕侯府,就算交托到我的手上,最后能留下几分呢,还不如让姐姐赌了。况且凭我自己的本事,也能另起府邸养活得了祖母和娘亲,我的老师那可是夜二爷。”

慕仪知道夜二爷很厉害,也知道慕年也是真的有本事。

但她也有想过,若是她赌输了,慕侯府存则存以,只是情况比现在肯定要差上不少。

不过府印,她是不肯收的。

“府印,你就自己收起来,你才是慕侯府的家主。至于我,我的确是对慕侯府另有图谋的,却不一定需要拿整个慕侯府出来赌。我只是需要慕侯府的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慕年好奇地问道。

“铁卷丹心。”

慕年听到这四个字,顿默了半晌,他知道铁卷丹心是个什么,那是皇上对于重臣家族的恩赦,有了铁卷丹心,可以保任何一人性命无虞。

可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慕侯府有这么一样贵重的东西。

慕仪见到慕年眼中的困惑,她主动道:“在慕侯府的密室里面,慕侯府当年是慕国公,慕国公是奉天的开国元勋之一。”她浅浅一笑:“慕侯府连顺元朝的藏宝图线索之一都有了,铁卷丹心也并不奇怪。”

慕年顿时了然,他沉沉地颔首,顺元朝线索可是比铁卷丹心要珍贵,慕侯府有铁卷丹心并不奇怪。

只是随后他微微叹息了一声,没想到他们慕国公府从开国一直衰颓下来,竟然都沦落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侯府,这个地位比原来身为新贵平安侯府都不及,要不是姚皇后倒台了,平安侯府还堪堪压他们一头呢。

由此可见慕国公府除了前几辈,后辈都没有一个能重振慕国公府的人。

慕年眼中的失落,慕仪收入眼底,她眼中微微透着一股执着,唇瓣动了动,终究还是开口,“若是将来有机会,我会帮你让慕侯府重新回到原来的那个位置。”

慕年眼中一亮,他蓦地抬眼看向慕仪,眼中已经没有刚才的低落,也带着一股坚韧的劲。

他朝慕仪拱了拱手,“若是有机会,还得依仗姐姐。“随后他也想起了,“听说冷贵妃……在大理寺那里审问,姐姐是打算用铁卷丹心去救冷贵妃吗?”

若是他没有记错,应该就是今天了。

慕年焦急道:“若是姐姐急用,那就赶紧去密室那里取出铁卷丹心,要是去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慕仪风轻云淡地摇了摇头:“冷贵妃那边不用我们救,冷家自然有保她的法子,我们不需要插手。而且君宇辰他也未必想要弄死冷贵妃,贵妃娘娘活着,他才能借此来要挟君北珩。这铁卷丹心我是想要用来解九王府之危的。”

她心里清明着,现在君宇辰最大的对手是君北珩,君北珩一天没有醒,君宇辰就没有理由对九王府下手。可若是君北珩醒了,那就没有理由了。

现如今是要给九殿下拖得休养生息的时机。

慕年点了点头,他也觉得慕仪说的在理。

“只是九殿下都昏迷了许久,也没听到九殿下醒来的消息,姐姐不如我和你一同到九王府去看看吧。”慕年心想九殿下当年对他有恩,他之前因为慕侯府的诸事烦心,现在慕侯府安定下来,他去看看也是应该的。

却见慕仪摇了摇头,“我去就行,你现在已经是慕侯府的家主,言行举止都代表着慕侯府。我这个身份百无禁忌,你若是跟着我去,君宇辰下一个就有理由对付慕侯府了,我们不能背腹受夹。”

慕年深思熟虑后也觉得如此。

将近正午,慕侯府的宾客都散了,从慕侯府出来后,阳光炫目得刺眼,慕侯府门前的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比平时都安静多了。

慕仪准备踏上马车,本来是准备回去郡主府,她临时改口:”去九王府吧。“

现在京城中的哮喘之疾已经医治好大半,而且药方也普及了,估计再过几天,她就毫无用处了,君宇辰就准备釜底抽薪了。

她已经拖了足够半个月之久了。

九王府门前依旧是君宇辰安插过来的士兵,美其名曰保护九殿下的安危,实则是用来监控九王府里面的一举一动。

慕仪下了马车,轻车熟路地准备到君北珩的寝殿探望,走到一半,一个陌生的小厮迎了上来,在她跟前恭敬地道:“九王妃请随我来。”

慕仪顿住脚步,仔细地看了他好几眼,眼中闪过一丝狐疑,对于此人,她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慕仪侧过脸看向水秀,水秀之前在九王府见过此人,她认得出来这位也是九王府里面的老人了。

“王妃,这位之前似乎是在账房工作的。”

那人和蔼地笑笑:“没想到水秀姑娘认得出我,王妃,我是管九王府账房的管事,九王府有一笔账目小的算不明白,所以有人想要请王妃过去看一看。”

慕仪着重听出那个有人两个字,这个人是谁?

她看向君北珩的寝殿,那人瞬间会意,他低声笑着道:“王妃跟我过去后,就不用去寝殿了。”

慕仪狐疑地跟着这个人走过去账房那边,她一路走,一路扫看了一眼账房,账房院子周围虽然看起来守卫稀疏,可是她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这个院子似乎比大门那边的守卫还要深严。

而且每一个角落里面藏在暗处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账房先生看似闲庭信步地走了进去,在账房那边敲了敲门,得到回应之后才敢回头请慕仪进去。

慕仪心里留了一个心眼,但是她清楚这里是九王府,君宇辰的手足应该也没有那么厉害能够插手到君北珩的账房,特别是当初那件事情她求助了太后,太后也容不得君宇辰这么猖狂。

行到门前的时候,账房先生将水秀拦了一拦:“水秀姑娘还是留在外面吧。”

水秀心急地看了一眼慕仪,她放心不下王妃。

慕仪朝她点了点头,算作安抚,“放心,这里是九王府没有人敢对我动手。”

水秀眼见无奈只好留在外面等着了。

慕仪进去了房间之后,才发现这房子封闭得很,外面明明是阳光明媚,可这房子里面门窗紧闭,一缕阳光都透不进来。

室内很是昏暗,就算是白天,也点着蜡烛照明。

账房外间只放着一些桌椅,应该是账房先生日常办公的地方,可是这时候,这里没有人,她往前走了几步,到里间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她很清晰地感觉到里间有人。

估计这就是专门请她过来的人,她心中生出一种警惕,伸手拂过帘子,直接走进了里间。

却听到一声低低的咳嗽声,她抬眼看向声音传过来的地方,那里有一张案几,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人,他虽然坐着但是也能看到他修长的骨架。

白狐披风将他紧紧地裹住,覆在他的身上,明明外面已经炎热至极,一件长衫就能热到浑身是汗,可是这不合时宜的白狐披风披在那人身上,却没有见到他有一滴汗。

慕仪怔了怔,一旁的绝风这才出声,“王妃,殿下醒了,只是身体不太好,朴神医说还要多加休养。”

慕仪看了一眼,君北珩五官依旧是天人一样,可是脸色苍白至极。

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是庆幸君北珩醒了,还是该为病情感到心疼。

规律有序的脚步声响起,绝风识趣地退了出去。

君北珩低低地说了一句,“我身子还好。”说完,他又咳了一声。

慕仪泄气地想要翻个白眼,这前面刚说完身子还好,后面立刻打脸了。

她径自上前,搬了一张椅子在君北珩身边坐下,伸手给他把脉,检查一遍发现没有什么大问题,也就是大伤初愈的虚弱而已。

君北珩见到她神色渐渐松了下来,他伸手抓住刚才为他把脉的温度,“看吧,我身体还算好。”

慕仪装作正事地点了点头,“是挺好的,心有余力不足。”

君北珩眼睛微眯,慕仪将手从他手中抽了出来,却被握得更紧了,她抬眼一瞪,君北珩见到被瞪了一眼,他想起这一个月自己反而还要被慕仪保护,又不经意看到慕仪略微显怀的小腹,他心里一软一痛。

他早就清楚他重伤这段日子京城不会太过安宁,九王府的处境更甚。

要不是慕仪,他昏迷这一个月,九王府会更加艰难,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还能尚且安静。

君北珩将人拉近一点,他抬手触碰到慕仪发间的柔软,他嗓音微哑,“我醒了,你放心吧。”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