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神国之上 第两百一十四章:时间的横截面

作者:见异思剑字数:7414更新时间:2020-09-02 19:22:48
随机推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快穿之养老攻略-夜夜春宵-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豪门战神江宁-烂柯棋缘-仙子请自重-绝世名医-神医毒妃-神秘复苏-

天空与大地像是两块平坦的面,他们相互平行着,不停地延伸,永远也不会相交。

司命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

她立在神殿精致奢美的藻井下,目光幽邃地望着时渊,整个世界都像是一个静止的符号。

先前她败了之后,原本想继续出剑逼宁长久解开奴纹,但对方的精神力可以控制并刺激奴纹,她心中有隐忧,没有出手。而回皇城的一路上,宁长久伤势很重,破绽百出,但自己却不可能去杀死他,因为他们还需要一同走出,拼凑日晷。

又是一个死结。

这是司命永生难忘的一年。

哪怕是当年神主大人,她也只需行礼,无需下跪,更别说被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施加责罚了。

但她却也没有最初刑架上那种仇恨的心境了,她明明堕入泥沼,却反而平和了道心,渐渐回归当年坐镇神国时的情感。所以她甚至不确定,这对于自己而言,到底是福是祸。

夜间,邵小黎没有单枪匹马来挑衅司命,她有条不紊地安排清楚了城中许多的事宜,将自己要远行一事告诉了几位大臣,让他们主持大局。

而宁长久也在断界城中住了一夜,他的伤势已经被修罗神录治愈,他每次仰望天空时,脑海中都会翻腾起罪君的影,只是那个影也随着罪君退场之后被神秘地遮蔽,无法回想起具体形容。

他们一道眺望天空,直到黎明到来。

邵小黎已经收拾好了行囊。

“这城里也没有什么老大看得上的东西,就只好让小黎送送老大了。”邵小黎这样和他说。

她发现宁长久看向自己的目光很是和蔼,倒有些像是爷爷在看孙女的感觉。

这话一出,原本还心存侥幸的司命闭上了眼,无力发问:“你想送到哪里?”

邵小黎理所当然道:“当然是能送多远就送多远呀,怎么,司命姐姐对我是有什么意见吗?”

司命没有说话,她现在只想早些离开,一点不想惹恼这个死丫头。

血羽君立在清晨的城墙上,它眺望着远方,看到宁长久他们走出王宫时,扑棱着翅膀飞了上去,道:“宁大爷啊,等你走出去的时候,也差不多该三年之约了,到时候可别太丢人才好啊。”

宁长久微笑着看着它,道:“可惜没办法带你出去,不然可以看看我是怎么揍那个丫头的。”

“宁大爷能揍其他人我信,遇到我们殿下,还是夹着尾巴做人比较好。”血羽君侃侃而谈道:“本天君出不出去都无所谓了,在这里好歹是个守护神,要是到了外面,撑死了就是你们后面的小喽喽,唉,本天君宁做鸡头不做凤尾,还是这里惬意一些啊。”

宁长久点头道:“那你好好守着这里,要是哪日我回来,发现此处生灵涂炭,我就拿你是问。”

血羽君心想夜除死了,司命要走了,除非再来一个神国之主,否则它简直就是这里的鸡王。

它伸出了翅膀,拍了拍自己的鸡胸肉,做出了担保。

邵小黎背上了放着干粮和水的行囊,又清点了一遍,与他们一道出城。

这是一条不知该延绵多少万里的旅程。

这一路上,无论是深峡火山还是雪地,都还留存着他们战斗的痕迹。

“这个世界真的有尽头么?”邵小黎问道。

“有的。”司命答道:“我与夜除当初便是从那里坠陨入这个世界的。”

邵小黎一板一眼道:“说话之前要喊主人,老大是男主人,我就是女主人,懂不?”

司命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用哄小孩的语气道:“是……女主人。”

邵小黎哼了一声,也不知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出了深峡之后,宁长久从胸口中拔出了那柄如白银铸成的修罗之剑,他踩在剑身上,被剑托着悬空而起。

司命也唤出了黑剑,先行踩上之后,她看向了邵小黎,道:“女主人,上来吧。”

说着她很是不善地抓着邵小黎的后领,一把将她拉到了后面。

邵小黎对于这般无礼的行为很是气恼,她本想借机教训司命一番,但黑剑忽然升空,吓得邵小黎一把环住了她纤软的腰肢,紧紧地贴靠着她。

司命御剑跟上了宁长久。

邵小黎虽也有长命初境,但她却也只低空御剑过,飞得远远没有现在这么高。

如今整个世界都在眼中显得渺小,于是她也觉得自己渺如微尘,心生恐惧,只好乖乖抱着眼前的女子。

飞到高处之后,邵小黎更清晰地看到了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像是一个又一个独立的方格子,每个方格子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色彩基调,或黑色,或灰色,或是岩浆干涸般的深红,总之都透着一抹绝望。

“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呢?”邵小黎喃喃道。

司命答道:“一个你难以想象的世界。”

邵小黎气得拧了下她的腰,道:“这不是废话嘛……你真当我是小孩子呀。”

司命微笑道:“前些日子教你的东西,都记熟了么?”

邵小黎当然记熟了,但她嘴上却道:“教的东西?你教了什么呀,不就每天欺负我……”

说着,邵小黎望向了宁长久,道:“老大,你怎么不说话呀,你都要走了,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这些天,邵小黎已经缠着宁长久说了很多了。

宁长久无奈道:“你还有什么想听的故事吗?”

邵小黎认真地想了一会儿,道:“给我讲讲你和陆嫁嫁还有赵襄儿的故事吧,还有那个叫宁小龄的小师妹,她名字也带个小字哎……”

宁长久道:“这些都是不传之秘。”

邵小黎早已料到这个答案,道:“小气。”

司命冷嘲热讽道:“看来我还不止一个女主人呢。”

邵小黎环着司命的腰肢,风掠过耳畔,景掠过瞳孔,飞速地倒退。剑快得令她有些心悸,仿佛分离就在不久之后了。

司命的话语也让她添了几分烦心。

片刻之后,宁长久忽然听到身后女子短促的清吟,他皱眉回头,看见司命的双腿紧绞,身子微屈,淡绯色的脸上泛着怒容。而她脚下的飞剑随着她不停地晃动,邵小黎惊呼着,身子一斜,竟直接从剑上摔了下去,司命眸光一厉,一把将她扯了上来,夹着她的腰,让邵小黎面朝下方。

不久后,宁长久便听到了邵小黎的呼救声。

他双手拢袖,懒得去管,让她们自己去解决彼此的恩恩怨怨。

剑飞空而过,已经掠上了茫茫雪原。

那一边的动静也已平息,邵小黎重新站在了司命的身后,泪眼婆娑地环着她的腰肢,心中暗暗地骂着老大见死不救。

“你若再敢碰那里,我就把你衣服剖了扔下去。”司命冷冷地威胁道。

邵小黎被迫低头,手心却有些发痒,恨不得再伸过去按一下。

他们的剑虽飞得很快,但这个世界太大太大,来到雪原之时便已花了数个时辰的时间。而因为此方天地限制境界,他们也无法一直御剑,只能飞飞停停。

“若我们真出去了,我倒是想去看看你那两位心爱的女子,究竟是何等国色天香,能让你这样的人这般念念不忘。”

他们停下剑走上了雪原,司命看着宁长久少年模样的脸,笑着调侃了一句。

宁长久平静道:“出去之后我们便分道扬镳,各走一边,以后有缘就见,无缘就不见。”

司命无声地踩过地上的雪,晶莹的雪拥上了她的玉足,寒意沁入其中,肌肤泛着淡粉的颜色。

司命微低着头,看着黑袍下偶尔显露的足尖,微笑道:“若我偏要见,再将此处发生的事情告知她们,你说,她们会怎么想,怎么做?”

宁长久脚步稍顿,他侧过些头,落在司命身上的目光微冷。

“你可是答应不碰我的,主人要守信呀。”司命翘起的嘴唇浅如新月。

宁长久神色缓和,点头道:“嗯,我向来守信。”

司命的笑却依旧没能持续太久。很快,宁长久再次开口,淡淡道:“小黎,先前这位姐姐怎么欺负你的,现在欺负回去就好,老大给你撑腰。”

原本有些丧气的邵小黎一下子精神了,“小黎遵命!”

司命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宁长久在雪地上盘膝而坐,调养了一刻钟后,邵小黎带着司命从雪地里走了回来,司命一语不发,默默地蹲下身子,掬起一捧雪拍上了自己发烫的脸颊。

“其他地方要帮司命姐姐捂捂吗?”邵小黎在她的身边蹲下,微笑着发问。

司命强撑着平静道:“不劳女主人费心了。”

这些小小的插曲并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穿行了许久之后,她们终于离开了雪原。寨子里,邵小黎忍不住回到那旧宅看了看,然后轻轻地掩上了门,扣上了锁。

夜色再次降临的时候,他们已经远远地离开了寨子。

邵小黎有些怕黑,便不计前嫌地依偎在司命的怀里,脑袋枕着她的胸脯。

“这里的时间是不是过得很快啊?等我回去的时候,会不会成老太太了呀。”邵小黎担忧道。

司命道:“放心,时间归我掌管,跟在我身边就便可无恙。”

邵小黎连忙靠得尽紧了些。

宁长久忽然问道:“我们现在在哪里?”

邵小黎望着四周,黑暗中她隐约可以看到这是一片即将变成沙漠的荒原。

这些地方哪怕是司命应该也没有来过吧,谁知道是哪里呢?

邵小黎正这样想着,却听司命说出了一番让她木然许久的话语:

“我们距离‘现在’还有两百五十万年左右。先前我们走过的冰川,是四百万年后的冰室年代,那是生命最后的光辉。那之后,鲸龙这样的生物将再不复存在。”

邵小黎听得云里雾里。

宁长久看着夜空,露出了慨叹的神色:“我们城外的黑峡,那些攀在岩壁上的婴儿,其实也是人吧?”

司命轻轻摇头:“并不算,那是另一条进化之路,只可惜环境太过恶劣,他们并没有成为我们,哪怕舍弃了这么多,依旧只是弱小的怪物。”

司命说着说着忽而笑道:“淘汰与清洗所象征的不一定是进化,太过恶劣的环境里,留给生命的只是绝路……当然,那也是百万年之后的事情了,哪怕是古神,也活不到那一天。”

宁长久道:“这是无法改变的未来么?”

司命摇头道:“我不知道,但这是如今时间的指示。”

邵小黎渐渐地听懂了,道:“你们的意思是,断界城所处的地方,是几百万年后的未来?”

司命说道:“断界城是个例外,那是那个女人造的东西,只是为了收容那批族人。”

邵小黎回忆着城外恶劣的世界,他们一路走来,见过了火山的遗址,见过了毒物弥漫的峡谷,见过了生灵稀少的荒原,这些地方,他们断界城的人,花费了数百年才开垦而过,终于去到了冰原。

可他们以为的希望,与真正的终点不知隔了多么漫长的光阴。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长夜啊。

邵小黎从司命的怀中挣起了身子,她时而向前望去,时而向后望去,道:“为什么会这样呢?”

没有人回答她。

邵小黎沉默了许久,望向了司命,认真问道:“那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司命与宁长久异口同声道:“这是时间的截面。”

……

……

“我们如今置身在山海苍流秘经里,那是神主王座边的典书,也是这个世界的史书。它推算并记录了世界诞生之初至今的亿万年,也推算了千百万年后的未来,神主死后,他的意志纳入秘经之中,于是这个世界便更加褒博而真实。”

司命的话语平缓地响起了在夜里:“所以我们相当于从史书的最后一页往前走,走过这个世界未来,现在与过去,一直到尽头。”

“尽头?”邵小黎的心绪久久不能平复,忍不住问道:“尽头又是什么呢?”

司命道:“那是万物的开始,是混沌的开篇,是一切璀璨萱发的起点,也是……山海苍流秘境的扉页。”

“我们是书里的人嘛……”邵小黎道:“那断界城的人呢,他们实际上是永远也走不出的吗?哪怕来到尽头,也只能看到无休止的混沌?”

司命嗯了一声,道:“确实如此。”

这个结果如此令人绝望。

宁长久先前也猜想到过这个世界的全貌,所以他曾刻意让剑经之灵注意岩石的纹路,便是想要推测当前的时代。

邵小黎来到了司命的身边,轻轻地依偎了上去,道:“你们以后还会回来的,对吧?”

司命望向了宁长久。

宁长久轻轻点头:“会的。”

邵小黎伸出了手:“我们拉钩!”

黑夜中,三人的手指碰在了一起。

远处有风吹了过来,那是尽头吹来的风,掠过了亿万年的沧海桑田。那些或灿烂或寂寞的漫长时代,在这个世界里,也不过是几千里土地的缩影。

黑夜中,他们休憩了一会儿,继续向前走去。

“我们的一个呼吸,在真实的世界里,就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么?”邵小黎忍不住屏住了些呼吸。

司命的话语柔和了一些,道:“你不必为这些多想。也是我的不好,我不该告诉你这些的……既然看到,就无法忘记,这注定是你将来的心障。”

邵小黎嗯了一声,努力平复了心绪。

黑夜中,她看不清周围的场景,一切除了荒凉好像还是荒凉。

许久之后,天空再次亮了光。

他们又来到了一片冰原。邵小黎在心中推算了一番,知道这大约是几十万年后的事。

从这本史书的尺度上来看,却只算是短暂的一截。

不知道又走了多久。

宁长久忽然御剑停下了脚步。

“真是美好的年代啊。”司命环视四周,不由地慨叹道。

那是一片青山绿水的港湾,高霞朗映,桃花漫山,数点青峰如墨,蜿蜒溪水如缎,裂谷深峡之中,隐有村庄农舍,其间男耕女织,鸡犬相闻,乐而不知忧愁。

这个时代里,世界的崩坏遥远如传说,千万里的冰封也还未到来,它馨宁得仿佛停船靠岸的扁舟,两岸尽是烟柳繁华。

不止是邵小黎,哪怕是宁长久,也觉得流连忘返。

“但这终究不是真实的世界。”司命眸光中的流连之色淡去,道:“这只是秘经中的记载。”

宁长久却道:“可他们那样真实地活着。”

司命淡然一笑:“那是他们的幸运,也是不幸。”

他们永远也无法觉醒,无法了解到世界的真相,却能永远地快乐。

宁长久知道,他们可以沉醉,但自己却必须清醒。

这些美景是牵衣待话的依依杨柳,却终究不是离人真正的手。

邵小黎忽然道:“我们留下一些东西吧。”

“嗯?”宁长久回身望去。

邵小黎认真道:“我觉得,每一个年代,都应该有它自己的名字。”

宁长久露出了微笑,将自己的剑递了过去。

邵小黎接过了剑,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在一块石头上刻下了两个字:“桃乡。”

从此以后,这一段历史拥有了它的名字:“桃乡。”

……

之后他们继续向前。

邵小黎累了便趴在司命的背上睡会,而他们三人每经过一个地方,便在那里的石头上刻下一些字。

这是他们来过的证明。

而桃乡之外,大约三千年前的世界,却好似有一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断层。

那道断层之后,便是蛮荒的时代,气候温暖,凶兽横行,古神于暗中孕育。最初的人类刀耕火种,茹毛饮血,蹒跚前行之时偶尔仰望星空,那时的他们还不知道如何把剑升上天空。

宁长久在一块石头上刻下了“洪荒”二字。

再向前,气候越来越冷,时序也开始错乱,这是冰河来临的征兆。

世界就像是无限次地进行着某个循环,它接纳着泅渡过灾劫的生灵,也孕育着崭新的生命,然后再在许多年后将它们一同摧毁。

寒冷再次来临,世界被冰雪覆盖,许多陆地都沉入海中,整个世界像是一个巨大的冰室,看不到一丝生命存在的痕迹。

邵小黎冷得恨不得直接钻入司命的衣服里。

临走之前,她在这里刻下了“雪国”二字。

接着冰川消融。

这是被司命取名为“寂静”的年代。

寂静时代之后,山脉高高拱起,熔浆撞击海水,滚滚的浓烟遮天蔽日,灾难重新雕塑着山川,世界像是陷入毁灭的浩劫,也像是接受崭新的洗礼。

宁长久刻下了“劫灰”二字。

这一段历史便被命名为“劫灰年代”。

他们一直向前走,然后见到了灾难的开始。

一颗星星划破了天际。

再往前走,便是令宁长久都觉得叹为观止的时代了。

那是属于太古苍龙的时代。

无数的古龙穿行于世间。它们有的如巨蟒,生长鳞爪,有的如巨大的蜥蜴,覆着翼展极长的翅膀,它们缠绕在天然的神柱上,喷吐着龙息,每一个响鼻之间都是雷与火的摩擦。

它们是这个世界绝对的主宰。

只是它们远眺之时并不知道,这已是王国的日暮。

这是“苍龙”年代。

他们越往前走,话就越少,沧海桑田的变化不仅重塑着世界,也无声地改变着他们的道心。

司命哪怕早已见过这些,却也难以抑制住所有的情愫。

之后他们又见证了许多生命的开始与湮灭。

世界的容貌不停地变幻,一切都在返本归元,渐渐回到初始的时刻。

他们看到了第一条鱼跳上了岸,那时候的生命还没有生长出脊椎。而每一条弱小的,透明的鱼,都有可能是未来横行天地,咆哮世间的古龙。

明明这是世界的开始,可山脉和地势却越来越褶皱,就像是暮年的老人。

之后他们又淌过了海洋沉积的碎屑,一点点走向终极。

巨大的冰海世界劈面而来。

那是他们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大的“雪国”,也是世界诞生以来的第一次雪国,这里没有任何生命与植被,寂静地就像是一颗龙卵的化石。

“就是这里了。”司命轻声开口。

他们在不知不觉间,又走过了将近一个月。

对于邵小黎来说,这片冰河是宁长久离去前的无际长夜,而对于外面的等待者而言,这便是他归来前的漫漫黎明。

两柄剑一同飞上苍穹。

同行的三人向着冰海的尽头掠去。

冰雪的世界消失,一切都这里切断。他们像是来到了悬崖边上。

这是整个世界的尽头。

尽头的平面向下跌落。

前方是噬人的黑暗,其中似漂浮着无数寂灭的星石,也像是传说中神祇孕育的混沌黑海。

那里没有一点光,冗长而寥廓的黑暗如此地令人绝望。

他们终于来到了这里。

“一个人回去的话,会害怕吗?”宁长久自黑暗中收回视线,望向了红裙的少女。

邵小黎揉了揉眼睛,道:“有老大在就不怕,没老大了……也只好不怕。”

宁长久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将灵力源源不断地灌入她的身体,柔声道:“我会来接你出去的,到时候小黎应该真正长大了。”

“嗯,我们拉过钩的,老大不许食言啊。”邵小黎强忍着泪水。

少小离家老大回。

老大终究是要回去的,这是第一次见面时,她就知道的事情。

而离家的她也要回去……他们是截然相反的道路啊。

送君千万载,韶颜未曾改。

“开始吧。”司命眸光低垂,自伤春悲秋中回神,唤出了一只宛若月光凝成的小雀。那是日晷炼出的灵。

宁长久也唤出了金乌。

两者极有默契地相融,于空中幻化成了完整的日晷的形状,它们一同投入了黑暗的海洋里。

司命忽然回身,拥住了邵小黎。

红裙子的少女也踮起了脚尖,她在司命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接着捧住司命的脸,吻上了她嫣红的唇,牙齿咬住粉嫩的唇瓣,许久之后才松开。

日晷沉入了黑暗的海。

接着混沌的世界沸腾了起来。

似是古代神话里盘古大神以斧开天,一束束耀目而灿烂的光芒照破了永恒的黑暗,其下似有鲲鹏拱起身体,即将刺破万钧的海水,展露出神话的身躯。

人类的悲欢离合,山海的沧桑变迁,所有的一切都在这史诗般的开篇里显得渺小。

司命缓缓回身。

贯穿寰宇的光淹没了她。

这是他们所见到,前所未有的光明。

宁长久心中的血脉于此刻奔腾咆哮,化作排空的怒浪,为眼前的一切鼓舞。

前方,混沌的黑暗里,一轮苍红的太阳缓缓升起。

这是历史开始之前的第一场日出。

他们每个人都是见证者。

而神国沉寂了七百年的大门,也终于在此刻为他们敞开。

……

……

(感谢萌主大大雪晶凌打赏的舵主!感谢舵主万重山l打赏的大侠!谢谢二位大大的打赏支持~~~)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