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致命的甜蜜 第一百三十章 小坏弹

作者:鬼手书生字数:3766更新时间:2020-09-04 17:40:44
随机推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仙医帝妃-烂柯棋缘-神医毒妃-贵婿临门-绝世名医-反派今天也很乖-岳风柳萱-仙子请自重-前夫请自重-

韩锦绣掀开了máo衣,过了大半个小时 , 我才气喘吁吁的站起身,直起腰。

毫无疑问的 , 这个咖啡厅可不可以给你提.供额外的杯子 , 或者水瓶来存储韩锦绣的‘牛nǎi’ , 所以这瓶牛nǎi , 最后只能我自己喝了。

喝完之后,我还打了个饱嗝。

韩锦绣的存货不少,再加上我顺带给韩锦绣做的按.摩 , 她的病情已经缓解了不少。

“现在她们的情况怎么样?”我知道韩锦绣说的是女字旁的,双位数的那个。

我如实说:“恢复的情况很好,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完全好了 , 不过毕竟催rǔ或者按.摩 , 都只是非医学上的东西 , 如果可以,我还是建议去医院找个医生看看 , 毕竟 , 如果催rǔ时间太长了,会造成一直分.泌牛nǎi,可能持续数年。”

“这个就不用你管了,阿侬 , 我们送liú先生回家。”

韩锦绣站起身 , 让我有点错愕 , 是因为我一直劝她去医院,所以不高兴了吗?

坐在车上回到家楼下,我刚想下车 , 却被韩锦绣拉住,在耳边低声说:“最近小心一点你身边的人!”

小心我身边的人?

我震.惊的看着韩锦绣 , 韩锦绣却神秘的笑着,把我推下的车。

这让我更加不解了,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那辆神秘的黑sè车远去 , 我挠了挠头 ,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算了回家吧 , 嫂.子还在等我呢。”我笑了笑,上了楼。

推开门 , 家里面静悄悄的,只有小jiājiā睡觉的时候翻身蹬tuǐ,把小被子踢开,酣睡的声音。

嫂.子在哪?

张红玉和赵艳呢?

我奇怪的走到屋子里,忽然听到厨房里面有动静。

我悄悄的走了过去,嫂.子在里面。

她满脸发红 , 汗浸了衣袖,然后使劲儿的按.压着什么。

我走过去一看,嫂.子居然在挤牛nǎi。

我连忙说:“我来帮你吧。”

嫂.子顿时大囧,她赶紧收起茶杯和牛nǎi,满脸发红的埋怨我:“回家也不给我打个招呼,出去了一整天,有没有什么收获啊?”

“收获如常,总算是有个小机会了吧。”

我不想让嫂.子牵涉到这种事情里面,所以我故意隐瞒了今天在余杭时发生的事情。那要是被嫂.子知道了,岂不是得数落我不知道多久?

嫂.子是个善良的女人,这种事情让我来做就好了。

看我嬉笑如常 , 嫂.子还真的被我蒙混了过去,她笑了笑 , 突然想起来,反正我也看不见 , 于是她又把茶杯和牛nǎi拿了出来 , 当着我的面挤了起来。

一边挤牛nǎi , 嫂.子一边说:“你先去哪儿坐着吧 , 赵艳今天好像不会回来,她出去谈生意了,那个叫张红玉的 , 也回自己家了,我告诉你,以后帮忙归帮忙,不要总把别人带到咱家里啊!”

嫂.子这分明就是吃醋了嘛。

我笑着答应嫂.子说:“好好好 , 以后再也不会把人带回家了。”

嫂.子听了我的话非常满意 , 她撩了撩发.丝 , 露.出红透了的耳朵。

也许是因为在我面前挤牛nǎi,所以嫂.子很是jiāo羞。她把一杯牛nǎi放在我面前 , 假装淡定的说:“你这臭小子 , 快喝吧,今天份的牛nǎi。”

“嗯嗯。”

我把牛nǎi一饮而尽,故作惊讶的说:“居然还是wēn热的,嫂.子你刚刚做的”

嫂.子本来就很jiāo羞了,被我一说 , 马上羞红了脸 , 她扭过头快步走了出去 , 也不搭我的话头。

看把嫂.子都给羞走了,我也就笑了笑 , 热起了家里的剩饭。

嫂.子总会在我出去的时候 , 晚饭依然多做一点,给我留着做夜宵 , 就凭她这么的wēn柔 , 我都不能不好好的对待人家。

按理说 , 正常这个年龄的女人,sǐ了老公 , 还有一个瞎了眼的小叔子当拖油瓶,丢掉女儿,再隐.形埋名跑出去再嫁一个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嫂.子却选择留了下来,硬生生熬到了我视力恢复这一天。

我没敢告诉她我视力恢复了,也是有时候心里面害怕 , 害怕嫂.子知道我视力恢复,会突然选择离去,留我一个人生活。

今天过了一把刺.激的逃王瘾,我晚上睡得非常踏实,以至于早上有一个女人钻到了我的房间里,我都不知道。

她弹了一下那里,我顿时痛.不.欲.生!

“该sǐ的,赵艳,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东西对男人来说有多重要吗,很痛哎!”

我气呼呼的直起腰,赵艳却抚.mō.着我的脸 , 笑着说:“哼,昨天在余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懵了一下 , 才回忆起来,昨天自己带着莫晓云从韩博宇的包围里逃跑来着 , 还特意qiú助了韩家姐妹和瓯楚菁。

我想了想 , 赵艳却突然把我推.倒在床.上 , 骑到了我的腰间。

她的手像是蛇一样的掐住我的脖子 , 小.脸再次qīn了过来。

又是这一套!

又是湿wěn!

但是我本来现在就张.开了嘴,和赵艳qīn在了一起。

一阵香舌追逐,赵艳才松开了嘴 , 她擦了擦樱.唇,不高兴的说:“嘴里面的nǎi香味还很浓郁,小混.弹,昨晚上没少舒服吧?”

“艳姐你瞎猜什么啊!”

我举起手投降 , 说:“昨晚上我很快就回来了 , 嫂.子给了我一杯牛nǎi , 然后我当时就睡着了,没有任何的事情啊!”

赵艳哼了一声,抱着胸说:“你别骗我 , 昨天余杭那边闹了不小的动静 , 很多人都在找你,你以为我是聋子还是瞎子,老实交代!”

我苦笑着,把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赵艳就更不乐意了,她niē着我的鼻子骂:“为什么不找我 , 这么紧要的关头,你知道你艳姐有多关心你吗?”

“知道知道,我都知道!”

我赶紧投降 , 让赵艳放开我的鼻子 , 然后说:“可当时不是想着怎么对付李老八嘛,一时间都只想到了李老八的敌人 , 我就在那边联.系了人 , 没想着请艳姐你出手救我啊,我知道你这边也不容易。”

“闭嘴!”

艳姐面带郁闷的把我压在床.上 , 狠狠地说:“以后有麻烦一定要找我 , 人没了,要钱干什么?”

“哦哦 , 好。”

我愣愣的答应了。

不管赵艳到底是真的担心,还是因为嫂.子而担心 , 反正我心里面暖暖的。

早上在家里吃了饭,赵艳生气了一会儿,现在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不停的拿我开玩笑,搞得我差点以为赵艳刚刚的话都是假的。

真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女人了。

早上临去上班,嫂.子拉着我的手,chīchī地说:“今天一定要准时的回来啊!”

嫂.子的反应让我知道 , 嫂.子肯定猜到了什么。

我笑着在嫂.子的手上轻轻扣了两下,低声说:“知道啦,我还等着喝你的牛nǎi呢!”

嫂.子脸红的回了屋里,赵艳拉着我去了公.司。

“你先上去吧。香云有事联.系我,下午可能我会回公.司,有麻烦去找芬芬。”

“我知道了。”

目送艳姐远去,我开始了在紫云养生馆的第一个周一。

刚刚到一楼,我发现这里居然没有几个人,只有保安在远处巡逻。

二楼也没人,三楼没人 , 四楼没人。

人呢?

我奇怪的左右看着,难道是陈秋雁的米兰时光打上.门来,被抓.走了?

不应该啊 , 这人家的米兰时光还没有开始招人呢,你qīn自跑过去也太掉价了。

我疑惑在大厅里面转悠了一会儿 , 实在没忍住 , 掏出手.机给李莹妃发了一个语.音 , “银铃,你们人跑哪儿了?”

然后没几分钟 , 李莹妃小.脸通红的跑了过来,她尴尬的走过来拉住我的手,低声说:“是我不对 , 忘了告诉你,周一早上要晚开门一个小时,做每周报告会的。”

报告会?

我愕然 , 在我的印象里 , 民营企业没有那么多的大.会小会 , 可张红玉这里,光是周一早上周五中午就两场例会了。

“您跟我走吧 , 会都快开始了。”

李莹妃有点尴尬 , 似乎是在为自己的工作失误而懊恼。

“周五是总结会,那周一的呢?”我问李莹妃。

“周一就是安排任务的大.会了。像咱们催rǔ.部,男部您这里认为就比较宽松,但是女部就又很多规定了 , 比如客人满意度 , 曰均客人量等 , 都很重要的。”李莹妃在这里两年多,早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我哦的一声 , 明白了 , 说白了就是安排任务,下指标嘛。

李莹妃拉着我穿过了大楼 , 来到了后面的院子。

后面是一个huā园 , 不算大 , 侧边还有一个不大的礼堂,我原先以为那里是后勤部分的地盘来着 , 原来是开.会的地方啊。

huā园里面有不少长期保养的女客人,看到我一身西装的样子,有几个偷偷咬着耳朵,看着我,不时的小.脸发红。

李莹妃不时的点头行礼,然后拉着我的手小跑着赶到会场。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全部的员工 , 倒也让我很惊讶,足足有五六百人的样子,大部分都是粉sè护.士服的护理人员,但也能看到huāhuā绿绿的时尚女士,尤其是瓯菲儿的美妆部和黎汉娜的护理部,可以说是双雄并立,各争风.sāo。

走着走着,我发现李莹妃居然把我拉到了第一排!

“是不是太靠前了?”

我低声的问李莹妃,李莹妃则抓着我的手,着急的说:“这可是第一排啊!多少人想来都来不了呢,您就放心的坐吧!”

说着 , 李莹妃把我按在了椅子上,她则坐在了第二排我后面。

挤在一群时尚女士之中 , 一身护.士装,还拖着护.士拖鞋的李莹妃居然也不是太露下风 , 丝.袜美.tuǐ与清新容颜的青春靓丽 , 也不输与周围精雕细琢的美.女们。

“你这个小姑酿倒是挺漂亮的!”

一屁.股坐在我旁边的 , 是我们催rǔ.部的部.长吴和悦。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