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完美关系卫哲江达琳 第三十八章 爱一直在

作者:右耳字数:8262更新时间:2020-07-08 10:20:38
随机推荐:岳风柳萱-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绝世名医-霸道大叔宠甜妻-仙医帝妃-仙子请自重-大唐太子太嚣张-龙王殿:神婿临门-神武天帝-

站在卫哲办公室内,江达琳如同困兽一般,焦虑又烦恼,她找出来一丝线索,却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其中的关联。

“你能相信吗,舒晴的爸爸,居然是当年麒麟都市花园的总设计师舒瑞峰,这么说起来,我爸岂不是成了害死她爸的人了?”

卫哲语气微顿:“江总并不能预见到这件事。”

江达琳站在卫哲身旁叹气:“我爸肯定不可能遇见到,但事情的最终结果就是那样啊,难怪我爸会突然决定自己开公司,我还记得我妈当时为了这个事,跟他还吵过架。”

卫哲抬眼:“你妈妈不知道这件事?”

“这么多年,我爸从来没有提过,想必这事是他一个心结,他肯定还不知道,舒晴是舒瑞峰的女儿,否则他怎么都不会把舒晴招到DL来吧。”江达琳又想起一件事,“还有一件事,我刚才发现,我爸往鲲鹏基金里投了一百万,居然是叫老秦代持的,就是我们家那司机。这件事我妈肯定不知道,你说他干吗要叫老秦代持啊,这钱会不会是他的私房钱?”

卫哲恍然大悟,他眼神微敛,轻声说:“有可能吧。”

“可我妈从来没在用钱上限制过我爸呀,还鬼鬼祟祟的找老秦代持……你说我要不要去问问我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卫哲揽住她的肩膀,艰难说道:“我觉得……你应该慎重。既然江总找了老秦代持这一百万,那说明这笔钱是他不想让外人知道的,你贸然去问,未必是好事。”

江达琳嘟嘴:“可是我是他女儿啊,他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呢?不管发生什么事,我肯定是站在他那边的呀!”

“我觉得你还是再缓缓,毕竟江总还在鲲鹏案里没有脱身呢!”

江达琳拍了下脑袋:“这倒也是,他这几天动不动就要去经侦接受问询。我再想想吧。”

卫哲坐在办公室倒了一杯酒,等江达琳离开后,他翻开通讯录,目光落在江远鹏的名字上。

江家别墅门前,卫哲摁下门铃,江远鹏开门,看见卫哲后怔忡又惊喜。

江远鹏请卫哲进屋:“卫哲,接到你的电话,我真是又意外,又惊喜,请进请进,我是久仰你的大名啊,听说你加入了DL,我真的是太高兴了。来来来,喝杯茶,琳琳妈妈一早就出去了,家里就我一个人,唉,可惜我现在这个情况,否则应该是我做东好好宴请你才对。”

卫哲笑道:“江老师!你说这话就见外了。”

“见外?江老师?你为什么会叫我江老师?”

“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在XX大学上过一堂课,名叫《论新时代下的公共关系学》?”

江远鹏想了一会儿才说道:“记得,有一阵我是去各大院校上过课,不过那得有十来年了吧?怎么,你也上过那堂课。”

“十三年。”卫哲微微点头,开始复述,“一,并非所有的新闻都是好新闻,二,感知即为现实,三,公共与隐私之间根本没有界限,四,真相终会水落石出。”

江远鹏笑着和他一起背诵:“五,每个人都有从头再来的机会。哈哈,公关的五大戒律,你记得很熟啊。”

卫哲不置可否:“我是因为你,才决定加入这一行的。”

江远鹏感慨地笑:“想不到,真想不到,还有这样的缘分。对了,我听琳琳妈妈说,你和我们家琳琳在恋爱?”

卫哲点头:“是啊。”

江远鹏眼神犀利:“好事,真是好事,那你今天单独来找我,看来琳琳是不知道了?很重要的事情吗?”

卫哲微微笑道:“江老师依旧那么犀利,是这样,我昨天,和舒晴见了一面。”

江达琳坐在座位上胡思乱想,她望向手里鲲鹏基金名单上秦守业的名字,终是按捺不住,拿起车钥匙就往外走。

江达琳开车驶入别墅小区,刚走到路口,忽地看到一辆车走出来,开车的人正是江远鹏,当她瞥见副驾驶座上的卫哲时,拨号的动作忽然停住。

她微微蹙眉,调转方向盘跟踪上去。

汽车在街道的马路右侧停下,江达琳在左侧后方停车,她打开车门跟上卫哲走进右前方的马路。她走进一栋普通的公寓楼,小心翼翼地听着动静。

卫哲领着江远鹏走到一件公寓门前,江远鹏停在门前:“原来她搬到这里来了。”

“嗯,本来她想要搬走,因为乐乐还有一针疫苗要打,所以她只是先搬离原来住的地方。”

江远鹏看他一眼:“哦。她不知道你带我来?”

卫哲摇摇头:“不知道,我怕她会拒绝。”

卫哲敲了敲门,舒晴从房间内走出来,震惊地看着眼前的江远鹏和卫哲。江远鹏一字一句开口说道:“舒晴……是我。”

舒晴愣愣地,忽地一巴掌扇在江远鹏脸上。

坐在楼道里的江达琳差点叫出声,她连忙捂住嘴。

“你来干什么?”舒晴瞪向卫哲,“你把他带来干什么?”

“我认为你们应该谈谈,逃避不是办法。”

江远鹏只是一味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舒晴眼神里满是恨意,终是让卫哲和江远鹏走进了房间。江达琳蹑手蹑脚跑到了门外。

这是一间临时公寓,舒晴寒着脸站在客厅里,乐乐正在玩玩具,江远鹏一看到乐乐便激动地弯下腰去。

他把乐乐抱起来,乐乐整个人呆住,乖巧地不说话。

舒晴冷冷道:“他不认识你。”

“怎么会不认识,乐乐,来,叫爸爸,爸爸回来了!”

门外,江达琳瞪大双眼,她从墙上慢慢滑下去,最终蹲在了地上。她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画面。

第一次见面时,舒晴在演讲前鼓励她,给她帮忙;在比稿会上侃侃而谈的舒晴,获得成绩时会给她鼓励的舒晴,抱着乐乐逗笑时温柔的舒晴。

所有美丽、真诚、温柔的脸,此刻化成利剑,无声的插在心尖上,江达琳第一次明白,有一种疼痛,原来是可以无声的。

舒晴从一个盒子里拿出来一张银行卡,递给江远鹏:“这是你的那张银行卡,你一直留在我这里,密码是我的生日。我去银行拉了下流水,发现鲲鹏基金的钱居然是从这张卡里走的,于是我就把流水给了袁肃,匿名举报……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法院可以重重的判你。你也别觉得冤枉,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江远鹏面如死灰:“钱不是我转的。”

银行卡是杜少鲲为了基金验资而用他身份证办理的。

江远鹏一瞬间苍老许多岁:“过了几天,杜少鲲就把卡还给我了,我没多想,随手就把卡放在了你那里,除了给琳琳打了一次生活费,我根本没用过那张卡,之后的那些资金进出我一无所知,是杜少鲲私下悄悄找了熟悉的银行柜台,办了网银操作的。这些我都已经跟经侦解释过了……”

舒晴淡淡地道:“是嘛,那真是太可惜了。”

江远鹏执着地解释道:“舒晴,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父母,但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当年我要是知道会发生那种事,我是绝对不会允许那个造谣的稿子通过的。”

当年那场造谣不过是因为麒麟先造谣,他便允许手下发布谣言。可江远鹏没料到,舒瑞峰会因此自杀。得知舒瑞峰自杀后,江远鹏便立刻离开金光地产,建立了DL传播。

江远鹏双手揉脸,痛苦地说道:“这么多年,我每次想起这件事,我就寝食难安。”

想起从前,舒晴也不好受:“你别说了!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过几天我也要走了,希望你我以后,永不见面。”

“那乐乐……”

“等乐乐长大后,我会告诉他事情的过程,让他自己去选择。”

“可是……”

卫哲微微摇头,劝解江远鹏:“江总……”

江远鹏黯然道:“你在DL的期权,我会全部回购,到时候我把钱打给你。对了,我还用老秦的名义,在鲲鹏基金里给你投了一些钱,都全部清算完毕,我也会打给你。”

“好。”

卫哲想起来日日喝得烂醉的沈英杰,看向舒晴:“沈英杰那里,你就这样一走了之了?”

“我和他,就是个美好的误会。他是个,非常、非常好的男人,他值得更好的,而不是我,我身上背负的东西太重,就不连累他了。你们走吧,不要再来找我。”

门打开,卫哲和江远鹏出来,江远鹏朝舒晴深深得鞠躬:“我……对不起。”

卫哲却瞥见江达琳,他立刻走过去:“琳琳。”

江远鹏和舒晴齐齐看过去,江达琳猛地抬起头,满眼泪痕地朝外跑去。一直跑到江达琳车边,卫哲才追上她。

江达琳哆哆嗦嗦从兜里逃出来车钥匙,卫哲握住她的肩膀:“你冷静一下,你这样开车太危险。”

江达琳狠狠甩开卫哲的手:“我冷静不了!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你还瞒着我。”

“我也是刚知道。”

江达琳大声哭喊:“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什么都跟你讲,我还来跟你商量要不要去问我爸,谁知道你明明都知道了,却不告诉我,还装模作样的让我慎重。”

卫哲想搂住她:“你听我解释。”

江达琳推开卫哲:“我不听,你没什么可解释的,你不就是站在那个在外面包养女人,还生个私生子的男人一边吗?呵呵,一丘之貉,你们男人,都是一丘之貉!这么多年,孩子都有了,可怜我妈妈还傻乎乎的一心为了他奔走,还说要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拿出来给他填窟窿,他倒好,偷偷摸摸的拿了钱去给别的女人。”

江达琳按下钥匙,打开车门。

卫哲伸手拉住江达琳:“你要去干吗?你能不能别冲动?”

“我要把真相告诉我妈妈。”江达琳使劲挣扎,挣扎不过,反手一巴掌摔在卫哲脸上,“你给我放手!放手!”

卫哲捂着脸站在街道上,目送着车离开,立刻伸手拦住了出租车。

江达琳一边开车一边打车载电话,她哭着说:“妈,我跟你说,你知不知道舒晴其实是我爸的女人,他们都有孩子了,就是那个乐乐。我爸还为了她,往鲲鹏基金里投了一百万,让老秦代持,我全都看到了,他们也都承认了”

电话那端没有声音,江达琳宛如被浇了一头冷水,她再拨号,仍然没有拨通。江达琳把车靠在路边,哆嗦着发微信:“妈,你接电话呀,你别吓我,我现在来找你,你别做傻事!”

江达琳的车一个急刹车停在江家别墅门口,她心慌意乱地冲进别墅,最后在后院里看见孤零零站着的李月如。

江达琳胆怯地问:“妈,你没事吧?”

李月如淡淡道:“我能有什么事。”

“你吓死我了妈,我还以为、我还以为……”江达琳说不下去,一下子扑到李月如怀里,紧紧搂着李月如的脖子。

李月如抚摸着江达琳的背:“傻孩子,妈妈不会出事的,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

江达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爸他、他……他和舒晴那个女人、他们……一直在一起,他们连孩子都有了!”

李月如捧着江达琳的脸:“乖女儿,你别担心,这件事,有妈妈呢!”

江达琳咬牙道:“妈,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站在你这边!”

李月如苦笑:“傻孩子,谢谢你。”

“妈……”江达琳再次搂住李月如,“我好难过……为什么会这样。”

李月如摸着江达琳的头发,没有再说一句话。

江达琳失魂落魄地走在道路上,一点点蹲在地上,终于大哭起来。不远处卫哲下了出租车,慢慢朝她走过去。

江达琳看着眼前卫哲的鞋,抬起头泪流满面:“卫哲,我爸妈要散了……我们家要散了。”

卫哲用力抱着江达琳,温柔有力地说:“你还有我。”

卫哲不相信长久爱意,不相信婚姻和束缚,可在这一刻,他愿意给眼前的人坚定的、永不消逝的爱和力量。

邦尼站立在薛义公寓门口,轻轻敲门,几分钟过去,她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公寓内仍旧一尘不染,但已经没有人生活的气息。

邦尼打电话给薛义,只听到冰冷的语音播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管理员瞧见被打开的公寓们,认出来邦尼,他往房间内瞅一眼:“是邦尼小姐啊,你是来找薛总的吧?薛总已经退租回国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下午就走了,说是回美国了,这边有一箱东西,是你的,我本来还想给你快递呢,你现在来了刚好拿走。”

邦尼蹲在地上拆开纸板箱,打开一看里面全是她的衣物,被人剪成一条一条凌乱的塞在纸箱里。

邦尼气得踢走箱子,还没来得及骂人,一个陌生来电就打了过来,电话那端的医生冷静地告诉她一位叫林肯的病人从屋顶摔下来住进了医院。

邦尼匆匆赶过去,一边和街道办事员说话,一边往医院走。

“他给我们那边两栋老房子做改造,晚上就住在老房子里,今天早上他一个人爬到房顶上去,谁知道忽然就摔了下来。”

邦尼脚步匆匆:“他现在怎么样了?”

“还在昏迷当中,手臂骨折了,不知道有没有脑震荡。我们也是急得不得了,报到派出所才查到他的紧急联系人是你,喏,这些单子你拿着,等下要缴费,还有那个保险理赔的单子也要填,你是保险受益人。”

邦尼接过单子,保险单据上,清清楚楚写着她的名字。

她走到病房外面,病房内林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她一脸感慨地在走廊上坐下来。

林肯慢慢醒来,他看到趴在自己床边沉睡的邦尼,做梦一般地掐了下自己的肩膀,疼得“嘶”的一声时,才确信这不是梦。

林肯小心翼翼抬起手,摸了摸邦尼的头发。

“你醒了?怎么样?我叫护士。”邦尼醒来后按响护士铃,又匆匆跑到门口喊护士。

邦尼一如既往地风风火火,林肯笑着问:“紧急联系人都写着我,你说我为什么在这里。”

“对不起。我,我睡了多久啊?”

护士走进来:“多久?你女朋友守了你一天一夜了,以后别没事儿上房了啊,真脑震荡可不是闹着玩的。”

邦尼也笑着问:“就是,干吗没事爬到房顶上?不要命了?傻瓜,怎么有你这么笨的人,幸好是二楼,要是三楼四楼,你不得摔死啊?”

“我想检查一下,没想到,上面有个洞,我一不留神就掉下来了。”林肯傻笑着,“不会摔死的……你不知道,我刚醒来看见你,我还以为,看见天使了呢!”

“傻瓜……你怎么那么傻呀。”

“我爱你。”林肯脱口而出,却有迅速说道:“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说出来了,你就当我没说过。”

“我也爱你。”

林肯愣住了,他不可置信地眨眨眼:“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说什么呀。不说了。”邦尼久违地露出笑容。

邦尼作势要走,林肯去拉她,差点摔下来,邦尼赶紧回去扶她,却被林肯一把抱住。林肯趴在邦尼耳边轻声说:“不要离开我了,好吗?”

“嗯。”邦尼抱住林肯,许久之后,点了点头。

有时,爱是过尽千帆,蓦然回首,才看得到有一个人,站在灯火阑珊处。

眼前是一栋老式的民宅洋房,很破旧,并不豪华,可江远鹏站在洋房前,却心生感慨。

十年前,他西装革履,和李月如一起牵着活泼的江达琳地站在老洋房前。小江达琳穿着白色洋裙子转了个圈,天真地问道:“爸爸,这一栋房子就是你的公司吗?”

“爸爸的公司,在里面只占三分之一,要想拿下这一整栋,你得再给爸爸一点时间。”

“你还要多少时间!”

江远鹏和李月如都笑起来,李月如捏了捏小江达琳的脸蛋:“这就开始逼你爸爸啦?”

小江达琳跺了跺脚:“我把我所有的压岁钱都投资给你了啊!爸爸要加油哦!”

洋房楼前走廊下,李月如缓缓走出来,江远鹏回神,感慨道:“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这里还没变。”

“先别急着说什么,还有一个人,应该快到了。”

舒晴开着车,来到楼前,她望着面前的江远鹏和李月如,怔了下,还是继续走上去。

李月如向江远提出了离婚。

江远鹏立刻说道:“我不同意离婚。这段时间漂泊在外,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什么事业,金钱,名利,都是身外之物,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李月如看向舒晴:“那她呢?”

舒晴冷冷说道:“你们不用顾忌我,我很快就要带着乐乐出国了,从此以后我们不会再有任何瓜葛。江总,你答应公司回购我的全部期权,麻烦尽快兑现,至于鲲鹏基金里投的那一百万,我就不要了,拿去堵窟窿吧。总之,不是我的东西,我不会要。我应得的东西,我也当仁不让。至于你们二位离婚不离婚,那是你们自己的事。”

她说完便径直离开。

舒晴推着推车,手中拿着登机牌,身上背着随性的行李往登机口走去,沈英杰迎面走过来。

舒晴呆愣在原地,沈英杰也沉默不语,只有乐乐开心地伸出胳膊,奶声奶气道:“叔叔…抱!”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走?”

沈英杰抱起乐乐:“一个人只要用心,总是能多知道一点的,不是吗?”

舒晴眼眶微微湿润,她在离开前给沈英杰寄了一封信,信是舒晴一字一句手写的,字字真切。

“原本以为,这座城市没什么值得留恋,更没有人需要道别,可整理行囊的时候,却发觉,总有一份歉疚挥之不去……和你相处的这些日子,是我混沌人生里,最明媚的时光,可惜,我背负的东西太重,恐怕一辈子也不能走出来,你问过我很多问题,我都拒绝回答,不是因为我不坦诚,而是我怕我一旦开启这个话题,我所苦苦维持的一切就都会崩塌……谢谢你曾经带给我的快乐,希望你能忘了我,找到真正适合你的那个人。舒晴。”

而现在,沈英杰手中捏着那封信,半晌,他将手中的信封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往前走的步伐坚定。

有时,爱比一切都坚定。

卫哲和江达琳在洋房前散步,卫哲牵住她的手,两人十指紧握。

江达琳回忆从前种种:“我把我的所有压岁钱都投给了我爸,我爸向我保证,给他三年时间,他一定把这整栋楼都拿下……谁知道才过了一年多,整个DL就搬到新的办公楼里去了。”

“DL赶上了公关传播飞速发展的好年成,加上江总懂业务,有客户,自然很快就打出名堂。”

江达琳感慨道:“想不到你也是因为我爸爸才走上公关这条路,我也是,刚开始的时候,我爸负责业务,我妈负责财务和人事,一个对外,一个对内,我放学了经常直接到这儿来,就随便找个空桌子写作业,陪着我爸妈,还有员工们加班,我特别喜欢他们做食品类的客户,这样我就能有吃不完的零食,结过有次我爸还真的让我参加会议,拿我当样本做调研,还让我拿着表格去学校让同学写,为什么我们会喜欢某一款零食……”

卫哲笑道:“他这么做是对的。”

“是啊,不过当时我也不懂,就觉得很有参与感,很有趣……DL,达琳……呵呵,你知道吗,我从小到大,一直最引以为豪的,就是我的家庭,我觉得我有着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妈妈,他们彼此相爱,他们也爱我,小时候也有同学家里,父母天天吵架,离婚,我听着都像天方夜谭一样,后来到美国更是如此,身边同学有一大半都是单亲家庭,我就觉得我真的是很幸运,可谁知道……谁知道居然都是假象。”

卫哲将江达琳轻轻揽住,江达琳缩在他怀中,轻轻抚摸着卫哲的皮手环。卫哲低头吻她:“未必是假象,一个人爱另一个人,是装不出来,也掩盖不了的。”

一天前,江远鹏看向李月如:“月如,我知道我错了,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

李月如眼中情绪纷乱,她站着不动,始终沉默不语。

周一清晨,江达琳开着车,卫哲依然霸占了副驾驶座。

“经查实,在鲲鹏基金一案中被告人江远鹏,并无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挪用本单位的资金,且对杜少鲲挪用本公司资金的行为并不知情,而且事后积极协助赔偿投资人损失,现判决如下:被告人江远鹏挪用资金罪名不成立,但因其调查期间不配合警方办案,给办案增添难度,依法对江远鹏处以司法拘留七天。”

同时响起的还有江远鹏先前的叮嘱:“琳琳,DL就彻底交给你了,有卫哲,还有斯黛拉,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把DL带上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至于我,我打算用余生尽力而为,希望能够取得你妈妈的谅解。”

江达琳抽了抽鼻子,卫哲伸出手,轻轻握住她另一只手的手背。

电梯门打开,卫哲和江达琳一前一后走出来,前台DL传播的LOGO干净明亮,熠熠生辉。

艾米正对着镜子补妆,杜威廉在她旁边笑嘻嘻:“最近的皮肤好像越来越好了?”

艾米白他一眼:“你少来,我最近皮肤严重缺水。”

杜威廉凑上去:“缺水?我请你做SPA呗?”

“请你女朋友去!”艾米抬头打招呼,“小江总早,卫总早。”

杜威廉直起身:“Hello,二位一看就好事将近!”

卫哲笑笑,和杜威廉碰了碰拳头。大办公室内,人员依旧川流不息,电话铃此起彼伏。

安东一边伸手打招呼,一边打着电话:“哎呀我说胡大记者,你不能这么玩我啊……我跟你说这篇报道里有三分之二都不是事实。”

安东俨然已经有了资深公关的做派,江达琳和卫哲相视一笑。

斯黛拉迎面走来,表情严肃:“等下开合伙人会别忘了,舒晴手里留下的两个客户,到现在还没答应跟我们续签。”

她走了两步,又转身说:“哦对了,还有文森特,中午约我们全体合伙人吃个饭。”

“好的。”

“没问题。”

格子间内,路易斯探出脑袋:“老大,小江总!”

卫哲挑眉:“又怎么了?”

江达琳早已习以为常:“又出事了?”

路易斯笑着说:“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先听哪一个?”

危机公关嘛?是永远做不完的,当然,也是永远停不下来的。

永远在奔跑途中,永远在试图挽救,永远不停歇,这便是公关精神了。

几个月后。

卫哲和江达琳站在卫哲楼下,江达琳戳了戳卫哲的胳膊:“你开吧。”

“我……还是算了,你开吧,我怕出事。”

江达琳推他上车:“不会啦,聂医生说了你已经没事儿了!”

卫哲扶着车门,手腕上的皮手环已经不在,他笑得风流倜傥:“那万一有事呢?”

江达琳不由分说,坐进副驾驶座:“不会有事的……你不能老让我给你当司机吧,到底谁是总裁啊!”

要说什么最像危机公关,那大概就是爱情了,有时错失良机,有时难以挽救,有时看不到希望,但更多时候,结局圆满。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