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神是我前男友 第57章

作者:张小素字数:3497更新时间:2020-06-12 23:21:21
随机推荐:岳风柳萱-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绝世名医-霸道大叔宠甜妻-仙医帝妃-仙子请自重-龙王殿:神婿临门-大唐太子太嚣张-神武天帝-

第二天, 温韩抱着项暖,在她唇上亲了亲:“你昨晚怎么那么热情?”

项暖看了看他:“不喜欢?”

温韩抱着她紧了紧:“喜欢, 喜欢死了。”

项暖起身,去洗手间洗漱好出来,重新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温韩将她抱在怀里。

他满腹疑问,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他就是贱贱了,但他不敢问, 毕竟骗了她三年, 犯罪事实属实。万一她生气不理他了怎么办。

毕竟是好不容易骗来的媳妇。

项暖看温韩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问他:“有心事?”

温韩:“没有。”

项暖也不拆穿他,等他洗漱好, 两人吃好早饭。

项暖终于问道:“你网恋过吗?”

温韩想了一下才答道:“没有。”

项暖倒了杯茶给温韩:“我有个网友, 男的。其实很长一段时间, 我也不知道他是男的还是女的,总是对我很好, 我也挺喜欢他的。”

温韩知道她说的是谁,不然要是换成别人, 他早受不了了。

项暖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网恋了, 就是那种, 一天不聊天就浑身难受, 身边有什么好玩的事情第一时间跟他分享, 即使是像今天天气很好, 这样无聊的事,也都愿意跟他说。”

温韩抿了口茶,没说话。

项暖笑了笑,微微扬起唇角:“但我知道那不是爱情,因为我心里有喜欢的人,嗯,就是你。”

说到这里,温韩就算是傻,也意识到了,她果然已经知道了吧。

项暖说道:“我感激他,在我最落魄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给我勇气。其实跟你分开的那三年,我经常想,要是陪着我的那个人是你,该有多好。”

温韩看着项暖,她眼里似闪着光,里面燃着一簇小小的火苗,热切极了。

项暖继续说道:“你说,要是你该有多好。”

她说完,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

【五行缺爱:是你吗?】

温韩感觉到手机振动了一下,他看了看项暖,拿出手机回复她。

【命里犯贱:是我,我一直在你身边。】

项暖看见手机里的消息,又看了看对面的人。

温韩将手机放在桌上,握着项暖的手,缓缓说道:“当年分手的时候,没有了你,感觉自己像个死人,活不下去了。直到用小号联系到你,我才感觉又活了过来。”他顿了一下又道:“所以,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了。”

“这辈子报不完,我就下辈子继续报。”

“以及下下辈子,生生世世,好不好,我的暖暖。”

项暖就算是心里有气,被一个喜欢的人这样告白,也不由地心里一颤。

他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生怕一个转眼,她就会飞走了一般。

项暖抽回自己的手,站起来说道:“你让我消化一下。”说完准备往书房去安静一会。

温韩跟在她身后,像一只犯了错的小猫咪,走路都不敢大声。

项暖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该干嘛干嘛去,跟着我干嘛?”

温韩委屈极了:“怕我老婆不要我了。”

项暖往前走了两步,将书房的门使劲一关,温韩被关在了门外。

他靠在门上,微微仰头看着天花板,拿出手机发了消息过去。

【命里犯贱:暖暖,对不起,不是有意骗你的,一开始的时候是怕你不搭理我,才用的马甲。后来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不管是贱贱还是温韩,都是最爱你的。怎么罚我都行。】

【命里犯贱:可怜兮兮委屈巴拉.jpg】

过了一会,温韩收到回复。

【五行缺爱:这几天你睡客房,不许到主卧来,不许碰我。】

【命里犯贱:那你干脆杀了我吧。】

【五行缺爱:不愿意?】

【命里犯贱:愿意,愿意。】

然后温韩就开始了宛如单身汉一般的生活。她说的碰竟然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碰,不光不能爱爱,也不让亲不让抱,拒绝任何身体皮肤上的接触。

这简直要了温韩的命。

尤其项暖有意惩罚他,她每天晚上洗完澡,穿着性感的睡衣,主卧的门开着,她就那样慵懒妩媚地躺在床上,他每回从她门口经过,都能看见主卧大床上若隐若现的春.光。

他感到喉头发紧,站在门口敲了敲门:“让我进去。”

项暖就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你敢进来,赶进来就给我滚出去睡大街。”

温韩便去厨房做宵夜,做好了叫她出来吃,这个时候,是他离她最近的时刻。

他坐在她对面,看她吃完,想起拉她的手,被她一个眼神杀回去了。

温韩默默在心里记了个账,等着吧就,等他解禁的那一天,他要悉数讨回来。

项暖吃好回去,狗子摇着尾巴跟在她身后跟着进了主卧。

温韩洗好碗,回到客房睡觉,突然要自己一个人睡觉,他有点不习惯,翻来覆去地,很久睡不着。

他起身,到主卧门口,听着里面没什么动静了,便拿出备用钥匙,悄悄打开门。

项暖已经睡着了,狗子窝在沙发上睡的。温韩进来,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女人。

她呼吸平静,脸色神情舒缓,睡眠质量应该不错,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眉头突然微微皱了一下,温韩抬起手来,想摸摸她的脸,终于还是没动。

他看了她好一会,月光透过窗花洒进来,满床温柔。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附身,轻轻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没多停留,一触即放,亲完就走。

第二天一早,温韩出去跑步回来,带了早餐。项暖已经洗漱好了。

吃早饭的时候,项暖问道:“昨晚,你是不是进我房间了?”

温韩脸不红心不太地答道:“没有啊。”笑了笑又道:“想你老公了?”

项暖喝了口牛奶,昨夜总感觉被人亲了一下,难道是做梦?

她吃生煎不爱吃里面的肉,只喜欢吃外面的皮。温韩帮她将生煎拆开,皮肉分离之后,将肉吃掉,皮留给项暖。

吃好早饭,项暖在房间里散了会步,她摸了摸自己的唇,还在想昨夜那个吻。

“昨晚真不是你干的?”

温□□在厨房洗碗,回过头来说道:“不是我,我没亲。”

项暖微微勾起唇角,到温韩身后:“我又没说亲,你怎么就知道是亲。”说完挥起小拳头在温韩背后砸了几下。

已经三天没接触过她的肌肤,即使是她举起拳头揍他,也能把他揍地满脸春.色。

温韩洗好碗,对项暖说道:“今天要出门谈事情,晚上可能回来地晚点。”

项暖嗯了声,没多说什么。

温韩出门之后,项暖便开始工作了。

她现在已经是稳稳的一线插画师身价,古风插画大佬。虽说婚期已经接近了,还有两个月就举行婚礼。她手上的活却一样没少接。

她要给自己赚一份丰厚的嫁妆。

项暖做好工作,伸了个懒腰,太阳隐在了云层下面,天边突然灰了一大片。天气预报说今天没有雨的。

项暖去阳台将晾晒的衣服收起来,想起温韩这里有备用的伞,这才放心。

好在衣服都已经干了,项暖一件件叠好,最后竟然看见一件非常奇怪的,黑色蕾丝的小衣服。

她想了一下,这是上回温韩在网上买套的时候,随手带的情趣小衣服。

项暖看了看,果然很情趣,大片的蕾丝,朦胧的薄纱。

出于好奇,她穿在身上试了一下,站在镜子前照了照。她一个女人看得都有点血脉喷张了。

温韩个老不死的,真能买。

外面终于下起了雨,哗啦啦的声音将门锁转动的声音隐了下去。

温韩进门,将手上的伞放在一边,换好鞋子。

“暖暖?”

项暖来不及将身上的情趣小衣服脱掉,只好在外面罩了一件睡衣,将里面的春色遮挡地严严实实的。

她从卧室出来,将门边的伞拿到阳台上晾着。

温韩将打包回来的晚餐放在餐桌上,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怕你一个人在家害怕,就早点回来了。”

项暖从阳台过来,坐在餐桌前:“我一点都不怕。”话音刚落,一道雷声落下,吓得她一抖。

温韩笑了笑:“我先去洗澡,等我吃晚饭。”

温韩洗澡的时候,项暖就站在洗手间门口等他。

里面的人喊道:“要是怕,就打开门,我没锁。”

项暖听见里面哗哗的水声,知道他还没洗好,不愿意开门,宁愿在门口提心吊胆。

温韩终于洗好出来了。看了她一眼说道:“又不是没见过,害什么羞。”说完,想要低头吻她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是个诈骗犯,没有得到受害人的谅解,暂时不能动手动脚。

吃好晚饭,项暖一直跟在温韩身边,不愿意一个人待着。

外面雷声雨声齐下,她不敢。

一切收拾妥当,终于到了睡觉时间。

项暖躺在床上,开着台灯,也不敢关门,雷声一响就整个人缩成一团。

没过多久,温韩进来,躺在项暖身侧,她正要开口赶他,,突然一道惊雷,吓得她往他怀里钻了钻。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暖暖不怕,我在,我一直都在。”

项暖窝在温韩怀里,身体紧紧贴着他。

温韩抱了她一会,像抱着一团柔软的棉花。他已经好几天没碰她了,光是简单的皮肤接触,足以令他神魂颠倒。

怀里的女人动了动,借着台灯的光亮,终于看清楚薄薄的毯子下,她身上穿着的那件黑色蕾丝薄纱的情趣小衣服了。

他哑着声音:“你是原谅我了吧,暖暖。”

窗外雨声渐渐小了,窗内的男人女人紧紧拥抱亲吻。

他将陪伴她的一生,在每一个晴天艳阳和每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他将以身心为舟,为她遮风挡雨,陪她度完余生。

他一直都在,真好。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