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烂柯棋缘 第728章 乾坤在握(求月票啊!)

作者:真费事字数:2959更新时间:2020-09-04 17:21:50
随机推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夜夜春宵-快穿之养老攻略-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豪门战神江宁-烂柯棋缘-仙子请自重-绝世名医-神医毒妃-神秘复苏-

海平城原衙门库房的院落中,祁远天当然是分外懊恼的,还想着看清“福”字被吹向何方,想着有没有可能找回来,但眼见这字越升越高,直接消失在高天之处,根本无法预测去往何方。

而在祁远天边上的张率看着“福”字升天而去,有些恍惚地忽然明白了什么。

“被收回去了……收回去了……”

张率失魂落魄地喃喃了几句,手中沉甸甸的银子在此刻的视线中显得格外扎眼,双手都不由地捏紧了银两。

祁远天回过神来,见张率失魂落魄的样子,还以为是担心他会因为“福”字丢了而返回要回银子,只能挤出笑脸安慰一句。

“张兄,你不必担忧,我们买卖已经做成了,这字也是我自己没拿稳才被风吹走的,怪不到你头上,那赌坊的事情,我也照管不误。”

张率笑得比祁远天还难看。

“是,多谢祁先生……”

祁远天说完还是抬头看向“福”字消失的方向,细细品来,刚刚似乎也有些太巧了,不得不让他多想这字是不是真的是高人所留,低头看看攥在手心的两枚铜钱,摇摇头将之塞入怀中之后,就准备着手处理赌坊栽赃的事情了,大师书法毕竟是爱好,而眼前的事是读书人功成名就的追求。

整个过程最无辜的或许就是陈首了,至今还不知心心念念的宝物已经飞天离去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祁远天和张率才出了府衙所在,然后分头离去,远远监视张率但不敢靠近的人见张率和大贞书生分开,才算是放心了一些,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很快,大贞军营中就有军士集合了……

高空之中寒风席卷,一张“福”字在风中越升越高,向着西南方向飞去,其速度渐渐开始脱离寒风,变得越来越快。

有几道流光从地面升起,飞到空中抬头看向高处,在他们飞上天空的时候,“福”字已经快要遁入罡风层了。

这几道流光中,就有一道白光化为一名成熟的白袍女子,其他几道遁光见到这女子也各自顿足附近,现出或老或少的身形,一起向着女子拱手行了一礼。

“见过白夫人!”“没想到是白夫人当面!”

白若却并没有立刻看向他们,而是一直注意着那张“福”字,此刻它已经升入罡风之上,彻底消失其中了。

‘计先生!’

白若向着“福”字消失的方向郑重行礼,之后才转向旁人回礼。

“有礼了。”

另外几人都是大贞的如今的天师之一,相互之间看了一眼,由其中一个老者试探性询问一句。

“白夫人,刚刚那可是什么宝物?”

白若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算是吧,不过对于修行中人并无太大影响就是了,诸位若想要去追,只管自去便是,白若告辞了。”

说完,白若裙摆一甩,转向朝下方飞走了,留下几人面面相觑,虽然确实有些心动,但刚刚与其说是感知到宝物,不如说是感知到白若急速飞行的遁光才跟来的,此刻如何能感觉到“福”字呢,且混乱的罡风层还是不去触霉头为好。

……

吞天兽体内的岛屿中,计缘客舍不远处,练百平坐在院中闭目养神,忽然眼睛一睁,似乎是心有所感,随后掐指算了算。

“哎,看来那陈家人是得不到‘福’字了。”

练百平站起身来,开了院门望向不远处计缘所在的客舍,他有种预感,觉得那“福”字应该是会回到计先生身边,那这他就无需再为陈家人算什么了。

看了计缘的门口一会,练百平手上的掐算却没停,然后抬头看了看,通过上方的阵法,隐约能透过那层层介于虚实之间的迷雾,看到上方的天空,此时已经是夜晚,正是月色不显而群星闪耀。

“今夜有吉星显象啊……”

话音才落下没多久,练百平就心中一动,再次看向计缘的院落,原本那里没有开启什么阵法,也没有什么其他动静,但始终有一层若有若无的特殊道蕴在其中,而此刻,这种感觉正在迅速淡下去。

不用算也知道,这种情况的出现,极可能是计先生快要结束所谓闭关了。

那种道蕴的气息在急速变淡,可不代表计缘真的已经结束衍书了,相反,计缘此刻似乎正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此时的计缘提着狼毫笔顿住桌前,一切若有若无的道蕴似乎在变幻着各种形状,也似乎在散发着各种肉眼不可见的光芒,这一切都在缓缓收缩,纷纷收缩到狼毫笔的笔头之上。

在一切气息消失的时刻,计缘才缓缓落笔形展天地,乾坤在握。

计缘落下了最后一笔,桌上原本已经存在的宣纸也一起散发出朦胧的光。

整个《袖里乾坤》不过是衍书之作,并不算是任何成书的作品,有些地方哪怕结合来看也会显得混乱,但却帮助计缘真正完成了心心念念的神通。

所有衍书文字散发光芒的一刻,计缘自身更是有种法理上升华的感觉,浑身上下的法力很罕见的出现了微微的波动,意境山河内的丹炉喷出一阵阵炉中烟火,这烟火并不是如寻常三昧真火那般霸道可怕,反而显得如同一条红灰色的柔顺飘带,飘带之外呈现出的光色有黑白红三色,在丹炉之上的山巅中漂浮,更是飘向了那一座金桥。

客舍中,计缘隐约感到身体微热,随后一阵奇特的气感自背上升起,那一道红灰色的飘带好似透出了计缘的身体,但却并未形成有形可见之物,反而是那淡淡的黑白红光浮现片刻。

计缘丝毫不在意身内和身外的所有显现景象,专注于面前的所有衍书之文,是现在这一边书文朦胧的光中来回游曳,随着他视线扫过,书文上的文字有的时隐时现,有的散发光芒,而计缘心中对袖里乾坤的领悟也越来越到位。

某一刻,所有衍书之文都开始变色,纸张显得越来越灰暗,而上头的文字却越来越有光泽,然后纸张纷纷化为飞灰,而那些文字却还显露在外,逐渐化为一道道散发着微弱光芒的烟絮,朝着计缘飘来。

一缕缕,一片片,所有烟絮都融入了计缘身中。

“呼……时至今日,总算不再只是一个稍有特殊的储物神通了!”

计缘长舒一口气,面上展露笑容,袖里乾坤他想了很久了,但以前也就是个想法,哪怕后来有了一些成果了,也不愿随便向人提起,如今终于成了,效果究竟是否有镇元子那么强先且不论,必然会成为法力吞噬黑洞也不去多想,至少是真的能用了。

低头看看,纸张的灰烬才刚刚落地,计缘挥袖一甩,所有灰烬彻底粉碎,化为了院中绿化下泥土的一部分。

“不错,才过去了两个多月,距离南荒洲还有一段路。”

喃喃一句,计缘才走向院门,将之打开,门外不远处,摆了很久姿势的练百平此刻恰到好处的向着计缘躬身拱手作揖。

“我就说今日吉星高照,原来是计先生出关了,晚辈恰巧经过此地便偶遇此景,实乃缘法之妙!”

这话计缘还真不好说人家夸张,虽然他知道这长须翁起码在外头站了有半刻钟了,但这么点时间在修行人看来确实脱不出巧遇的范畴。

“练道友不必多礼,计某略有所得,是该出来舒展下筋骨了。”

“先生可方便透露,此前闭关所为之事是什么方向的?是悟得新道还是……”

练百平知道计缘性格,这么直率地问没什么问题,而计缘笑了笑,如实回答。

“计某有一门神通妙法,以前总欠缺了点味道,这次机缘巧合心有所悟,算是真的成了。”

“哦……”

练百平其实还想问具体是什么神通,但这就有些过了,是以压下了心中好奇。

这会计缘出关的动静也同样为居元子所感,也已经出门行礼道贺,三人也就顺势结伴而行,去往吞天兽背部遥看星辰去了。

……

与此同时,在计缘等人赏星空夜景的时候,大贞宁安县的居安小阁内,坐在院落中看书的枣娘忽然愣了一下。

“哎?”

枣娘抬头看向空中,一道淡淡的流光自头顶浮现,片刻后,一张“福”字飞落,到居安小阁院中之后,一摇一荡地落到了石桌上。

“先生的字!”

枣娘好奇地看着这个“福”字,想了下,觉得快过年了,正好贴在院门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