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太虚化龙篇 第五十五章 夺了这神石,掀了这棋局

作者:六月观主字数:3252更新时间:2020-05-26 16:03:10
随机推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快穿之养老攻略-夜夜春宵-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豪门战神江宁-烂柯棋缘-仙子请自重-绝世名医-神医毒妃-神秘复苏-

“庄冥以宝玉献于皇上,而此神石则是赔罪之物。”

庄冥神色复杂,说道:“如真是神石,凑足一对,以王爷之名,献于皇上,想必皇上更是欢喜……”

他看向陈王,淡然的脸上,渐渐浮现出复杂的意味。

陈王露出异色,他似乎从庄冥的眼神中,看出了求饶的神色。

看来这些时日,庄氏商行着实不好过,而他庄冥,也自知大祸临头,要以此物,求得谅解?

念头如此转动,陈王神色如旧。

他绝不可能饶过庄冥。

无论庄冥给出什么至宝。

相反,庄冥给出来的宝贝越多,越是珍贵,越是令人震撼,他便杀心越重。

只要他杀了庄冥,夺了商行,那么庄冥的一切库藏宝贝,便会尽数归于自身,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件宝贝,放弃一座宝藏?

“真有此物么?”陈王也不动声色,只是应道。

“庄某区区民间是商贾,如何敢欺瞒王爷?何况,事关皇上寿礼,若是言中不实,岂非欺君之罪?”

庄冥点头道:“库藏之中,确有此物,只是不知,与王爷之物,是否相同……不过,此前庄某并未太过在意,此物便在中定府的仓库之内。”

说完之后,他偏过头,取出印章,说道:“薛管事,我之前命你保存此物,你以我信物,速去取来,并聚合庄氏商行在城中所有护卫,护送至宝,献与王爷。”

薛庆心中闪过一缕迷茫,但福至心灵,当即躬身应道:“是。”

随着庄冥挥手,薛庆方是快步离去。

而庄冥又看了过来,缓缓说道:“王爷,不知此物,庄某可否过目一观,辨别一番?”

陈王神色平静,偏头过去,道:“将宝物取来。”

既然庄冥有意献出宝玉,再献一枚异石,那么他便也不吝啬于将神石借庄冥一观。

因为他也想要知道,庄氏商行的神石,与自己费尽心力取来的神石,是否当真是一样的。

随着陈王声音落下,当即便有卫士领命而去。

而在这一瞬间,神色淡然的庄冥,眼神中闪过一抹异色。

陈王吩咐了卫士,去取神石来,便转过头,看向庄冥。

先前下令之时,陈王心中,也转过许多念头。

今日庄冥,比往日要势弱得多,略有反常。

但细想之下,近来庄氏商行,在他的权势之下,苟延残喘,有此求饶之举,也无可厚非。

最重要的是,陈王倒也自信,这是献于皇上的宝物,就算给他庄冥一百个胆子,也决计不敢胡来。

甚至于,若庄冥适才所言的宝玉和神石,都阐述不实的话,那么单凭这点,就足以让人大作文章,定以个欺君之罪。

而在此时。

离开商盟,前往店铺的薛庆,心中却极为震动。

他脸色变幻,隐约有一种变天的悸动。

因为在庄氏商行,没有这一枚神石!

至少,他作为中定府的管事,并不知道庄氏商行在中定府,有这么一枚神石!

可公子却说,这神石交由自己保管,命自己去取。

这分明是另有深意!

“聚合城中庄氏商行的所有护卫,护送至宝?”

“公子这是在暗示我,即将生变,怕有动武之灾,寻求自保?”

“赐我印章信物,公子此举,是要我以他的名义,传讯各方?”

“为何要这样行事?”

“究竟会有什么变故?”

薛庆心中浮动不安,他只觉得口干舌燥。

公子一向稳重,此次却无中生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在陈王的面前,杜撰出一枚神石来。

这本就是大罪!

从轻而言,这是当面欺瞒陈王!

从重而言,这神石是作为献于皇帝的寿礼,若有人大作文章,那么这就是欺君之罪!

公子向来稳重,曾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无论涉及再大利益,也务必要有万全把握,才会行事。

但今日的种种举动,竟然如此反常?

公子究竟想干什么?

薛庆心中颇为迷茫。

但他一向心思灵敏,却也知晓,公子此举,必有谋划。

而且今日,必出大变!

先前宣城宋天元之事,尚未发作之事,公子便曾命陆合跟白庆,制定谋划,只须一声令下,便可全面收敛庄氏商行,使得损失降到最低。

既然公子对他有所暗示,那么今日,必然是到了这样的关头。

“为求稳妥,中定府之内的商铺及仓库,先早做准备。”

薛庆这般想着,急匆匆往前而去。

而他也隐约感到,身后似乎有人追踪。

是陈王的麾下,暗中跟踪自己?

还是某些在场的商人,见利起意,派人尾随,图谋不轨?

薛庆心中有些不安,但庄氏商行的一间店铺就在前头,那里有十二名护卫。

只要到了,他便该着手准备了。

十二名精兵,身着盔甲,佩戴钢刀,从大门进来。

十二精兵当中,还有一人,他神色凝重,脚步缓慢,显得小心翼翼。

此人双手捧着一物,上面盖着红绸。

见得这般场景,在场众人,露出期待之色。

那就是神石么?

若真如陈王所言,当真是玄奇莫测的至宝。

陈王往前行去。

十二精兵分开两列。

捧着宝物的那人,双手托举,慎重无比地缓缓往前送去。

陈王掀开上面的红绸,只见是一个木盒。

而有眼尖的人,一眼便看得清楚。

这赫然是紫檀木所制。

“这便是本王派遣重兵护送而来的神石,即将献于皇上的寿礼。”

陈王接过紫檀木盒,看向众人,气态昂然。

众人心中,亦是颇为复杂。

相较之下,陈王的礼,才是最重的。

如此一想,刚才觉得自己被敲了一笔的某些商人,倒也不怎么心疼了。

而陈王一手搭在木盒上,说道:“神石尊贵,应上呈天子,方可显现,但如今既然此刻要在此显于人前,本王便也不吝啬了。”

他正色说道:“诸位都是向当今圣上,献了寿礼的忠君爱国之士,也有资格目睹神物。”

这一番话,便又有些收买人心的味道。

也消除了某些人心中的一些难受想法。

或许他觉得,这也能让庄冥,心头不快。

毕竟在他看来,庄冥为一观此物,而出头来,但此物得现,却是众人都能得观此物。

随着陈王一手,打开了紫檀木盒。

刹那之间,场中气氛一滞。

众人呼吸为之一凛。

场中的光芒,似乎亮了一瞬。

有一股难言的气息,弥漫开来。

人皆心震,恍惚间,心跳也快了许多。

“这就是神石?”

“果然……神妙无穷。”

“那神石……”

众人均往前去,却不敢真正近前。

一是心怀敬畏。

二是忌惮陈王。

三是精兵守卫在侧,众人不得近前。

因此,只得相隔数步,仔细观望。

而陈王却也托着木盒,转头看向庄冥。

此刻的庄冥,似乎也被神石震慑住了,他一向病弱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些许血气。

陈王并不意外,此神石本就有激荡气血之效,而那庄冥,病弱之躯,较为明显,也在情理之中。

“王爷,隔得十步,庄某看不真切。”庄冥徐徐吐出口气,忽然说道。

“庄冥兄弟,此神石过于玄妙,激荡气血,而你身虚体弱,可莫要过于激动,暴毙于此。”

陈王闻言,徐徐往前,如是说来,语气中带着几分嘲讽。

庄冥笑了声,说道:“此神石与我庄氏商行中的那一枚神石,倒也颇为相近,庄某也曾接触,自是不惧的。”

陈王来到他面前,俯视下来,目光冷淡。

旋即才将紫檀木盒,往前递去,送到庄冥面前。

庄冥神色如常,看着这一枚神石。

约有拳头大小,色泽古朴,中间有一圈神色纹路,竟像是一颗眼珠。

在这瞬间,庄冥微微咬牙,他低下头去,似是在端详这神石。⑧1.78zw. <、、

没有人看清他的脸色。

只见庄冥似乎看得入神。

他缓缓伸出手去,似乎要触摸神石。

“大胆!”

陈王倏地出声,喝道:“此乃神石,当进献天子,你这平头百姓,有何资格,触碰神石?”

庄冥的手,顿时停住。

他的手,距离神石,尚有一尺。

而他的头,却缓缓抬了起来,看向陈王,眼神复杂。

陈王俯视着他,眼神中带着轻蔑。

庄冥忽然说道:“我经商多年,极少行险,行事必要有十足把握,若无把握,纵利益再高,亦狠心舍下,从不犹疑。”

陈王怔了一下,不知庄冥为何莫名其妙道出这么一句话。

周边众人,却也颇为错愕。

庄冥叹了声,道:“我但凡行事,牢记一点,善于谋算者,行事必不涉风险,但今日才知……过往诸事,我之所以从不涉险,只因所得利益,还不足以令我放手一搏而已。”

他言语落下,眼神瞬间锐利。

陈王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危机感,便要抽身后退。

然而就在这时!

咻地一声!

只见庄冥袖中,倏忽窜出一条白蛇!

那白蛇眸光森冷,蓦然张口!

紫檀木盒中,那拳头大小的神石,顿时被一口吞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